中国内观

 

献给爱法者 寻法者 修法者

 


中国内观主页

内观简介
·葛印卡老师简介
·生活的艺术
·十日课程简介
·课程行为规范
中文课程日期
·内观课程表
·课程报名
·报到须知
·内观特别课程
其他
·法的开示
·问与答
·影音目录

葛印卡老师答问的宝库

 

放弃虚假的幻想,迈向真理, 愿我们继续一步一步地走,向真实的目标前进。

自1969年始,在葛印卡老师的正法工作过程中,他已经被来自世界各地的内观学生及其它人问过上千个问题。

这些问题涵盖极吸引人的范围,从法是什么、内观禅修、人生的目标、人类的痛苦、上帝、轮回到失眠…

这些答复与问题已经按照问题的性质,大体上被分类成种种部分。在最后的一个部份,归属在「 内观的修行」 中,为内观学员提供了有关这修持的澄清。

然而,必须记住的是,葛印卡老师最喜欢给予的答复总是﹕「你必须亲身体验真理。只有这样,它才会成为你的真理。不然,它只是他人的真理。」

对于内观学员,葛印卡老师时常强调,真正的答案只能来自持续与正确的内观练习。

因此,这个问答宝库,是作为内观学员的一项指南和启发,以及对非学员的一种鼓励,以便能参加内观课程,并直接地体验它的无限利益。

愿一切众生快乐!

问题归类为:2000年9月4日更新

耽溺,灵魂,愤怒,焦虑,执着,佛陀,因和果,脉轮,儿童,心理情结,专注,习性,贪爱,法∕正法,法的力量,死亡,自我,情绪,平等心, 逃避现实,断食,食物,上帝,快乐,诚实,催眠术,失眠,业力(因果报应),人生,解脱,世间,咒语,慈悲观,随喜,心,道德的行为, 疼痛,安详,监狱的课程,轮回,无私的服务,性,社会,痛苦,波动,内观课程,内观大塔,内观禅修法

有关内观修行的澄清(依照内观学员们所发问的)

耽溺

问﹕我们如何能避免像对吸烟的耽溺?

答:有许多不同类型的耽溺。当你修持内观时,你将了解到你所耽溺的实际上不是那特定的物质。表面上看起来你好象耽溺于香烟、酒、毒品、蒟酱叶(槟榔叶)。但实际上,你是耽溺于身体上的一种特定的感受,由特定的物质所引起的一种生化之流。同样的,当你耽溺于生气、激情等时,这些也都和身体的感受有关。你的耽溺是对这些感受。透过内观,你脱离了那耽溺、所有的耽溺。它是很自然的,很科学的。就尝试吧,你将会体验到它如何发生效用。

灵魂

问﹕什么是「我」(atma)、「灵魂」?

答:修持内观,你将会发现在你内在发生的实相。你将会注意到你所谓的「灵魂」,「我」(atma),只不过是心的反应,是心的一部分而已。而你一直在这幻想下认为︰「这就是『我』」。透过内观的练习,你将了解这个「我」不是恒常的。它是一直在变化,总是短暂的。它只不过是由大量的次原子微粒组成,总是处于变迁和流动的状态。这只有透过直接地体验,对「我」的幻想才会消失,接着是对「灵魂」的幻想的消失。没有了幻想和错觉,所有的痛苦也就消失。然而,这必须经由体验。光是接受哲理的信仰是不会发生的。

愤怒

问﹕一个人如何脱离愤怒?

答:透过内观的修行吧!内观的学生在愤怒时观察呼吸,或者所引起的身体上的感受。以平等心,没有习性反应的做这样的观察。这愤怒很快地就减弱然后消失。透过内观的不断地修行,心的习惯模式对愤怒的习性反应就会改变了。

问﹕我无法压抑我的愤怒,即使我尝试这样做。

答:不要压抑它。去观察它。你越是压抑它,它就越进入你心的更深层。这些情结会越来越强,然后你就很难摆脱它们了。不要压抑,不要发泄。只是观察。

焦虑

问﹕我总是充满焦虑。内观能帮助我吗?

答:当然可以。这就是内观的目的--使你从所有的痛苦中解脱出来。焦虑和忧愁是最大的痛苦,而且它们的存在是因为你的内心深处有某些不净染污。透过对内观的修行,这些不净染污将会浮现到表面上,并且逐渐地消失。当然,这需要时间。这没有魔术,没有奇迹,没有上师的涉入。某人只是对你指出正确的道路。你必须亲自走在正道上,努力地从你自己的所有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执着

问﹕你曾说过不要对东西执着。那么对于人呢?

答:是的,对于人也是一样。你对一个人有真爱,对这个人有慈悲的爱,这是完全不同的。然而当你有执着时,那你就没有爱了,你只是爱自己,因为你期待获得某些事物--物质、情感等--从这个人身上。不管你对谁执着都好,你是在期待某些回报。当你开始真正地去爱这个人时,那时你只是付出,单向地付出。你不期待任何回报,那么执着就会消失。紧张消失。你是如此地快乐。

问﹕没有执着的话,世界怎么能运作呢?如果父母不执着的话,那他们甚至不会照顾他们的孩子。怎么可能没有执着的去爱或投入生活呢?

答:不执着并不意味着漠不关心;正确的说法是「圣洁的无分别心」。作为父母,你必须以全部的爱,负起照顾孩子的责任,但没有执取。出于纯净、无私的爱,你就是尽了你的职责。假设你照顾一个病人,尽管你悉心照顾,他还是没复原。你不会开始哭泣;因为那是无济于事的。以一个平衡的心,你尝试用其它的方法帮助他。这是圣洁的无分别心:既不是没有行动也不是起反应,而是以平衡的心来采取实际的、正面的行动。

问﹕去做一项正确的行动是否是一种执着?

答:不是。你只是尽力做到最好,要了解这结果是超越你的掌控。你就尽你的本分,而把结果留给法则、正法。

问﹕…那就是故意犯错了?

答:如果你犯了错误你就接受它,并尝试下次不再重犯。你可能再次失败;再次你微笑并且试试用别的方法。如果你能够面对失败而微笑,你就是不执着。如果失败使你沮丧,而成功使你得意扬扬的,你一定是执着的。

佛陀

问﹕你不断地提到佛陀。你是在宣扬佛教吗?

答:我对于「主义」不感兴趣。我教导法,而那就是佛陀所教导的。他不曾教导任何的「主义」,或任何派别的教义。他所教导的东西,是每个出生背景、每个宗教信仰的人,都能够获益的。他所教导的方法,使一个人能过着对自他都充满利益的生活。佛陀不会只是说教:「啊!人们啊!你们应该这样生活,应该那样生活」。佛陀教导实用的法,以实际的方法去过有益于善的生活。而内观是这实用的技巧,引导人们过真正快乐的生活。

问﹕所有佛教的禅修方法在瑜珈中都已经知道了。在佛陀所教导的禅修中有什么新鲜的?

答:今日所谓的瑜珈实际上是较后期发展的。柏丹伽力(Patanjali)的时代大约晚佛陀五百年,而在他的《瑜珈经》当中,自然地可看出是受到佛陀教法的影响。当然,瑜珈的修行在佛陀之前就已经在印度盛行了,而他本身在未证悟以前曾体验过这些方法。然而,所有这些方法,只限于戒(道德)和定(心的专注),其专注力最高可达到八种禅那 ( jhana ) 的境界,八种定的层次,但此仍属于感官体验的领域。佛陀则发现了第九禅那,而那就是内观,这种洞见的开展将引导禅修者达到终极目标,而超越感官经验的痛苦。

因和果

问﹕是否有无因而生的偶发事件?

答:没有一件事情的发生是没有原因的。这是不可能的。有时以我们有限的感官和智力不能清楚的找到原因,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原因。

问﹕是否生命中的每一件事情都已事先注定了?

答:是这样的,我们过去的行为确实会带来果报,可能是好的或坏的。它们将决定我们现在的生活形态,也就是我们现在大致的情况。但这不意味着我们的遭遇是注定的,由我们过去的所作所为所注定,而再没有其它事情会发生。事实不是这样的。我们过去的行为影响了我们生命之流,导向愉悦或不愉悦的经验。但是,现在的行为也同样的重要。自然赋予我们能力,使我们成为自己当下行为的主人。有了这种自主性,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未来。

脉轮

问﹕内观对于脉轮的影响是什么?

答:脉轮只不过是在脊髓上的神经中枢。内观带领你达到一个阶段,让你能够感觉到身体里每个微细原子的活动。脉轮只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这种活动可以在整个身体经验到。

儿童

问﹕你对教导孩子们正法有何看法?

答:最佳的教导时间是在孩子未出生之前。在怀孕的时候,做母亲的应该修持内观,以便孩子也接触到它,并诞生为一个正法的小孩。不过,如果你已经有了小孩,你仍然可与他们分享正法。如果你的孩子还很小(八岁以下),你可在每次静坐后和在他们就寝时间,将慈悲回向给他们(这种慈悲观的方法,是和一切众生分享善意及慈悲的波动,在内观课程的第十天早上教导)。这样,他们也能从你修持的正法中受益。而在他们稍长大时,以他们能够明白和可接受的方式,向他们讲解一些正法。如果他们能了解它稍许多少,那时,教导他们几分钟的观息法。不要透过任何方式给孩子施压力。只是让他们和你一起坐,观察他们的呼吸几分钟,然后就让他们去玩。让他们觉得静坐就好象玩游戏;他们将会喜欢它。而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必须过着健康正法的生活,你必须做孩子的好榜样。在家中,你必须建立一个和谐与安详的环境,那将有助于他们长大成为健康和快乐的人。这是你可以为孩子做到的最好的事。

问﹕对于有幼儿的母亲,且要持续她们的练习有所挣扎,你可以给予忠告吗?

答:为什么会有困难呢?即使小孩是抱在膝上,你仍然可以练习。你可以送慈悲给小孩。你可以送慈悲给其它人。你必须学习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持续你的正法。因此,把正法应用在你所有的职责上。母亲的本份是以正法的方式来照顾孩子。

问﹕有必要将内观引入教育吗?

答:当然。内观是生活的实用科学。下一代一定要在很年轻的年纪学习这门科学,如此一来他们可以过健康的生活、和谐的生活。如果他们了解纯净的法,自然的法则,他们将依照自然的法则生活。当孩子在学校或学院被教导内观时 ,如同目前一些城市所实行的,会有很好的效果。

心理情结

问﹕要如何脱离自卑或优越的心理情结?

答:这就是内观的功用。每一个心理情结都是心的不净染污。当此不净染污浮上表层,你就从身体感受的层面来观察它。它会消失。它又再升起。你再次观察。它又再消失。如此,这些心理情结会减弱,并最终不再升起。只是观察。压抑或宣泄都是有害的。内观协助一个人从所有的心理情结脱离出来。

专注

问﹕内观和专注的分别是什么?

答:内观不只是专注而已。内观是时时刻刻对内在实相的观察。你发展你的觉知和专注的能力。事物一直在改变,但是你保持觉知--这就是内观。不过,如果你只是专注于一个对象,它可能是一个虚幻的对象,那就没有事物会改变了。当你处于此虚幻时,你的心对它保持专注,你就不是在观察实相。当你观察实相时,它是一定会改变的。它一直不断地变化,而你仍然觉知它。这就是内观。

习性

问﹕你谈及心的习性,这种训练是否也是对心的一种习性,尽管它是正面的?

答:恰好相反,内观是一种去除习性的过程。它不是强加任何东西在我们的心上,而是自自然然地除去不善的杂质,以便只留下正面的、善的品质。透过负面情绪的清除,内观把正面的品质,也就是纯净心的基本性质呈现出来。

贪爱

问﹕对觉悟生起贪爱是对的吗?

答:这是错误的。如果你对觉悟生起贪爱,你将永远不能觉悟。觉悟会自然地发生。如果你贪求它,你是在往相反的方向走。一个人不能贪爱一种特定的成果。这成果是自然地来临。如果你开始贪爱:「我一定要涅盘,我一定要涅盘」,你是在往涅盘的相反方向行去。涅盘是远离贪爱的境界,而你却想要以贪爱达到那种境界--这是绝不可能的。

问﹕强烈的欲望和贪爱相同吗?

答:是有差别的。贪爱与否,将由你欲求些什么来判断。如果你得不到它,而你感到沮丧,那就是贪爱了。如果你得不到它,而你只是微笑,那它就只是一种欲望。它并没有成为贪爱。每当有贪爱和执取,而你得不到某事物时,你必定会变得痛苦。如果你是变得痛苦,那就有些许贪爱。否则,就没有贪爱。

问﹕难道没有善的贪爱和瞋恚--例如,憎恨不公正、欲求自由、恐惧身体上的伤害?

答:贪爱和瞋恚绝不可能是善的。它们将会时常让你紧张和不快乐。如果你在行动时心怀贪爱或瞋恚,可能你有一个值得你这样做的目标,但你却是用不健康的方法去获得它。当然,你必须采取行动以保护自己免于危险。如果你被恐惧镇伏而这样做,那么你会产生恐惧情结,最终将会伤害到你。或者,如果是出于憎恨之心,即使你成功地战胜不公正的行为,过后那憎恨却变成一种有害的心理情结。你必须对抗不公正,你必须保护自己免于危险,不过你可以用一个平衡的心去做,且没有紧张。出于对其他人的爱,你可以透过平衡的方法去做,而能够达到好的成果。心的平衡总是有益的,并将给予最好的成果。

问﹕想得到一些物质的东西,使生活过得更安适,有什么不对?

答:如果那是实际的需求,只要你不对它起执着,就没有什么不对。任何你需要的必需品,要努力去获取。如果你无法得到某事物,就微笑着,并且用别种的方法再试。如果你成功了,则享受你得到的,但是要没有执着。

问﹕对于计划未来,你能够说那是贪爱吗?

答:再一次,衡量的标准是看你有没有执着于你的计划。每个人都必须为将来打算。如果你的计划没有成功,而你开始哭哭啼啼,那你就知道你是执着它的。不过,如果你是不成功的,却仍然可以微笑地想:「嗯,我已经尽了全力。所以失败了又有什么关系?我将再尝试!」--那么你是以不执着的方式去做,而你也保持快乐。

法∕正法

问﹕法是什么?

答:一个人的心在此时此刻所含容的,就是法。法是心中的一切事物。

问﹕对饥饿的街民而言,法与他们有何关联呢?

答:有很多来自贫民区的人来参加内观课程后,发现内观对他们很有益。他们的肚子是空的,而他们的心也那么的焦躁不安。透过内观,他们学习如何保持平静和平等心。然后他们能够面对他们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的生活改善了。他们脱离了对酒、赌博等的耽溺。法对每个人,贫穷或富有的,都有帮助。

一个真正如法的人如何能够面对这个不如法的世界?

答:不要尝试改变这个不如法的世界。试着改变你本身的不如法之处--使你起习性反应而造成自己痛苦的方式。举例说,当有人辱骂你时,要理解这个人是痛苦的。这是那个人的问题。为什么把它变成你的问题呢?为什么要开始产生愤怒而造成自己的痛苦呢?那样做意味着你不是自己的主人,你是那个人的奴隶;只要那个人要,他就能够使你痛苦。做自己的主人。尽管周遭所有的不如法处境,那么你还是可以过着如法的生活。

问﹕你如何使宗教等同于正法?

答:如果宗教被认为是一种宗派的意思,像印度教徒的宗教,或回教徒的宗教,或佛教徒的宗教等等,那么这是完全违反正法的。但是,如果宗教是被视为自然的法则,普遍性的自然法则,那么它是跟正法一样的。

问﹕你相信正法能够指引你吗?

答:是。无疑地,正法开始指引着你。当心愈来愈净化后,你的般若(panna),你自己体验的智能将越来越强。当任何问题在这世界、在你的生活之中产生,那么你只要稍微往内在深处,你自己就可以得到答案。所以它成为你的指南。你不应该依靠任何人。你依靠自己,和依靠正法。

法的力量

问﹕当我们在正道上进展时,是不是有法的力量在支持我们?

答:肯定有--包括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例如,人们都会倾向与相同兴趣、背景和性格的人交往。当我们发展出在我们身上的良好的特质时,我们自然地吸引了同样具有良好特质的人。当我们与此类的好人接触时,自然地我们会得到他们的支持。

如果我们发展爱心、慈悲和善意,我们将与所有具有这些正面波动的众生相应,无论是看得见或看不见的,并且我们将开始获得他们的支持。这就像为一台收音机调音,以便接收到从远处的广播电台传出的特定频率音波。同样的,我们调整自己以便使我们产生此类型的波动;因而我们会收到那些波动的利益。但是,只有当我们努力和正确地练习,所有这一切才会发生。

死亡

问﹕内观如何能够在临死的时刻派上用场?

答:在临死的时刻--他人的死亡--那时你就只是静坐和传送慈悲。而当你自己的死亡来临时,观察它,在感受的层面上。每个人都必须观察自身的死亡:来了,来了,来了,去了,去了,去了,已经去了!要快乐!

自我

问﹕你都是用否定面来谈这自我的「我」。难道它没有正面的吗?难道没有任何「我」的体验,是令人充满喜悦,安详和极乐的吗?

答:透过内观的修行,你将发现所有此类感官上的愉悦感是无常的;它们来了又消失。如果这个「我」真的享受它们,如果它们是「我的」愉悦感,那么「我」一定多少能掌控它们。可是,它们只是生起而又灭去,不受我的控制。那里有「我」呢?

问﹕我指的不是感官上的愉悦感,而是非常深的层次。

答:在那个层次,「我」是完全不重要的。当你达到那个层次时,自我就消融了。只有喜悦。那时「我」的问题就不会出现了。

问﹕好吧,不说「我」,让我们说是一个人的体验吧。

答:感觉意识在感觉;没有一个人在感觉。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如此而已。现在你认为一定要有一个「我」在感觉,可是在开始修持内观以后,你将达到「自我」消融的阶段。那时,你的问题将会消失!

为了约定成俗,是的,我们不得不使用像「我」或「我的」等等之类的字汇。然而,执取于它们,把它们当作是真实的究竟意义,将只会带来痛苦。

问﹕我发现自己非常自我本位的,而且容易轻视别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方法是什么?

答:以禅修把它脱离出来。如果一个人的自我很强,他就会轻视其它人,贬低别人的重要性而看重自己。但禅修会自然地消融自我。当它消融时,你就不会再做伤害他人的任何事情。禅修吧,然后问题将会自动解决。

问﹕为什么我总是在强化这个自我?为什么我一直要去努力成为「我」?

答:由于无明,心有这样的习性制约。但内观能让你从这种有害的习性中解脱出来。你不再只想到自己,你会学习为他人着想。

情绪

问﹕愤怒、瞋恚、悲伤等不都是所有自然的人类情绪吗?

答:你称呼它们为「自然的」人类情绪,然而,心的本质其实是非常纯净的。这是一个很常见的错误。心的真实、纯净本质是如此的迷失,以致心的不纯净性质才被认为是「自然的」!真实自然的心是非常纯净的,充满慈悲和善意。

问﹕我将举个例子。假设一位和我很亲近的人去世,我自然就会……

答:你又在说着同样的事情!你已卷入了这个错误的性质。如果有人去世了,不要哭。哭泣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所有那些当你在哭泣的时刻,你是在种下哭泣的种子。大自然将看不到你是为什么而哭,大自然只看到你种下了什么种子,而哭泣的种子将只会带来更多的哭泣。

问﹕但那正是我对那个去世的人的感觉啊?

答:你也是在伤害那个人,因为这个人的下一世无论去到那里,无论这个人在何处,你是在传送哭泣的波动。如此可怜的人,这么多的焦躁不安。他接收到的是痛苦的波动。相反的,在十天内观课程的最后,你被教导如何传送慈悲观,爱心和慈悲的波动。他或她将会快乐。无论你在那里,你的慈悲波动将触及到这个人。以传送慈悲来替代哭泣,你将能帮助这个人。

平等心

问﹕你指的「保持平等心」是什么意思?

答:当你不起习性反应时,你就是有平等心。

问﹕我们能否充分感觉和享受事物,同时又保持平等心?

答:当然可以。生命是要来享受有益于善的事物。但是不可以对任何事物起执着。你保持平等心和享受,那么当你失去它时你泰然微笑:「我就知道它会离开的。它已经离开了。有什么大不了?」那么,你才是真正地在享受生命。否则,你变得执着,而如果你失去它,你将卷入痛苦中。所以不要痛苦。要在每个情况下都快乐。

问﹕从来不起习性反应岂不是不自然?

答:如果你经验到的只是不纯净的心的不良习惯模式,看来确实会如此。但是,对纯净的心而言,保持完全的平等心是很自然的。一个平等、纯净的心是充满爱心、慈悲、有益的不执着、善意和喜悦。平等心就是纯净的心。学习去体验它吧。

问﹕除非我们起习性反应,否则我们怎样过生活呢?

答:不要起习性反应,而是你要学习采取行动,以平衡的心去采取行动。内观禅修者并不是变成植物般的无所行动。他们学习如何积极地行动。如果你能够将你的生活模式,从习性反应转变为正面行动,那么你就已经获得非常宝贵的东西了。透过修行内观,你能够改变它的。

问﹕平等心与定(心的专注)如何相关联?

答:有定未必有平等心。即使以贪爱为基础,一个人也能达致完全地专注。然而,那种定不是正定。那是以不纯净为基础的。不过,如果是有平等心的定,那它将带来美妙的成果,因为心是纯净和专注的,所以纯净的心有非常强的力量。它不能做任何伤害你自己或他人的事情。但是,如果心是不纯净而充满力量,它将伤害其它人,它将伤害你。因此有定的平等心是有益的。

问﹕如果有人故意要使我们的生活痛苦--要如何去容忍这些呢?

答:首先,不要试着去改变别人。要尝试改变自己。有人想要使你痛苦。但是,你会变得痛苦是因为你对它起反应。如果你学习如何观察你的习性反应,那么就没有人可以使你痛苦。如果你在内在深处能学习保持平等心,无论别人在你身上加诸多少痛苦,并没办法使你痛苦。内观将帮助你。一旦你摆脱了内心的痛苦,这也将开始影响其它人。那个伤害过你的人将开始逐渐地改变。

逃避现实

问﹕内观与逃避现实有何不同?

答:内观是面对现实世界。内观是不允许逃避现实的。

断食

问﹕我想要知道我可以断食吗?

答:不,不。完全断食对于这个方法而言是不好的。完全断食或者过量饮食都不适合。内观是中道。少食--足够给身体所需--就可以了。断食,你可以在以后进行,为了你的身体缘故--那是另一回事。可是对于禅修,断食是不必要的。

食物

问﹕为什么素食对禅修有帮助?

答:当你吃肉或其它的,这个生命--动物或鱼或任何生命--它的一生都只在产生贪爱、瞋恚、贪爱、瞋恚。毕竟,人类能够找到当他们没有贪爱和瞋恚的一些时候。这些生命却不能从中脱离。因此,它们的身体的每个纤维都具有贪爱和瞋恚的波动。而你自己既然要从贪爱和瞋恚中脱离,你却又加入那些贪瞋的波动。所以可想而知你会得到什么样的波动。这是为什么肉食不好。

问﹕非素食者在内观中是否能有成就?

答:当你参加内观课程时,我们只有提供素食。但是我们不说如果你吃非素食的食物,你将下地狱。不是那样的。慢慢地,你将放弃肉食,像成千上万的内观学生一样。你将自然地发现你不再需要食用非素食的食品。假如你是素食者,你在内观的进展将必然更好。

上帝

问﹕上帝是谁?

答:真理是上帝。了解你内在的真理,而你将了解上帝。

问﹕有一个创造世界的上帝吗?

答: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个上帝。如果你有,欢迎你去相信。对于我,真理是上帝,自然的法则是上帝,正法是上帝,并且,由于正法,由于自然的法则,一切事物都在逐步形成。如果你明白这道理并按照正法的定律过生活,你会过着美好的生活。不论你是否相信一个超自然的上帝,并没有什么差别。

问﹕我们不需要上帝的力量吗?

答:上帝的力量是正法的力量。正法是上帝。真理是上帝。当你和真理同在,当你和正法同在,你就和上帝同在。透过净化你的心,来发展你内在上帝的力量。

问﹕你是无神论者吗?

答:(笑声)。假如你所谓的「无神论者」是指不相信有上帝的人,那不是,我不是这种人。对我来说,上帝不是一个想象中的人物。对我而言,真理是上帝。究竟的真理是最终的上帝。

快乐

问﹕你说内观能令人真正地快乐。但是,甚至在面对他人的痛苦时,尚能保持快乐和安详--那不是全然地麻木不仁吗?

答:对其他人的痛苦能敏锐的觉察,并不意味着你自己必须变得悲伤。相反的,你必须保持平静和平衡,这样你才能减轻他们的痛苦。如果你变得悲伤,你增加你周遭的不快乐;你帮不了他人,并且帮不了自己。那就是为什么我的老师乌巴庆长者过去经常说:以一个平衡的心去平衡他人不平衡的心是必需的。

问﹕我们能够透过内观得到完全的快乐和完全的转变吗?

答:内观是循序渐进的。当你开始用功时,你将发现你在体验越来越多的快乐,并且最终你将到达一个阶段,即是完全的快乐。你越来越有所转变,并且你将到达一个阶段,即是完全的脱胎换骨。这是渐进的。

诚实

问﹕我的职业涉及不诚实的行为。我无法从事另一份工作,不然将带来很大的不方便。

答:修行内观,你的心将变得坚强。现在,你是你心的奴隶,而你的心时时逼着你做你不想做的事。透过修行内观,你将获得力量,使你很容易地从中脱离出来,然后你会另谋他职,这将对你有帮助,并且将是正当的。

催眠术

问﹕催眠术和禅修之间的差别是什么?

答:古代印度的真正禅修方法是全然地反对催眠术的。有些方法确实使用催眠术,不过这是完全违反了正法。正法使你自依止。催眠术将绝不能令你自立。因此,这二者是不并行的。

失眠

问﹕如何处理失眠?

答:内观会帮助你。当内观学员不能好好地入眠时,如果他或她躺下并且观察呼吸或感受,就会酣睡了。即使他们没有获得酣睡,隔天他们起身时会感到精神饱满,好象从熟睡里起来。甚至躺下时,还是要修持内观。试一试,你将会发现这是很有益处的。

问﹕在过去十至十二年当中,我都没有好好睡过。

答:内观将解决这个问题,取决于你是否修持得正确。如果你来参加内观,唯一的目的是为了睡得安稳,那最好你不要来参加!你来参加内观是要从你心中的不净染污中脱离出来。心中有很大的干扰是因为有那么多的负面心态和过多的忧虑。所有这些忧虑、负面心态和不净染污将会开始被内观根除,而你将开始获得充分的睡眠。

业力(因果报应)

问﹕我们如何避免业力?

答:成为你自己心的主人。内观教导你如何成为你自己的主人。否则,由于心的旧有负面习惯模式,你将不断地造作的行为,那业力,这是你不想要造作的。在智力上,你了解,"我不该造作这些行为"。可是你却一而再的重犯,因为你不能控制你的心。内观将帮助你达成主宰这颗心。

问﹕富裕是否是善业?如果是的话,这是否意味着多数的西方人有善业,而第三世界的多数人民有恶业呢?

答:仅仅有财富并不是善业。如果你变得富有,但是仍旧痛苦,这个财富有什么用处呢?有财富以及快乐,真正的快乐--那才是善业。不论你是否富裕,最重要的是要快乐。

问﹕如果所有的因都有特定的果,我们如何有自由意志,从我们的业力中解脱自己?

答:由于因。了解这个因帮助你所产生新的业行(心的习性)的反应中脱离出来。无明的因导致产生越来越多的业行,并且在里头打转。智能的因导致有助于从习性反应中脱离出来。因是存在的,你一直是用无明的因。你继续在痛苦中打转。现在透过内观的修持,你是在善用智能的因。你不制造新的习性反应。

人生

问﹕你认为人生的目的是什么?

答:从痛苦中脱离出来。人类有往内在深处,观察实相,而从痛苦中脱离出来的美妙能力。不好好利用这个能力即是浪费个人的生命。好好利用它过着一个真正健康的,快乐的人生!

问﹕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修持内观?

答:参加内观课程,然后你将了解如何把这修持应用于你的日常生活中。如果你仅仅上课程而不把它应用在日常生活中,那么内观将变成只是一个仪式、礼仪或者是宗教的典礼。对你并没有帮助的。内观是要在每天、每个时刻,过着美好的生活。

问﹕死以后的生命是什么?

答:每个时刻人们都在诞生,每个时刻人们都在死。了解这个生死的过程。这将使你非常快乐,并且你将了解到死亡之后发生了什么。

问﹕生命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答:终极的生命,终极的目标,是此时此地。如果你一直期望未来的某种事物,但是,现在你没有获得什么,这是一个错觉。如果你现在已经开始体验到安详与和谐,那么你将很有可能达到目标,除了安详与和谐外,别无它物。因此,现在去体验它,此时此刻。那么,你就确实地在正道上了。

解脱

问﹕现今是否有任何解脱者仍在这个世间?

答:有的。内观是到达解脱的一条循序渐进的道路。你脱离多少的不净染污,你就有多少的解脱。而有些人已经达到了完全脱离所有不净染污的阶段。

问﹕禅修是获得解脱的唯一途径吗?

答:是的。仅仅以盲目的信仰而接纳某些学说,是没有助益的。你必需为自己的解脱而努力。你必须找出束缚之处,并且你必须从这个束缚中脱离出来。这就是内观。内观使人直接体验束缚的真正原因,痛苦的真正原因,而且使人渐渐地从所有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因此解脱是来自内观的修行。

世间

问﹕在你的开示中,你提及三十一个世间,但这通常看起来是很推测性的。能不能从感受的层次上了知它吗?

答:当然可以。这整个方法带领你到达一个阶段,你会开始感觉到--有些学员,极少数的,已开始感觉到了--"此刻我正在体验到什么样的波动呢?什么样的波动呢?"而根据这些感受,他们了解到--这特定的loka,这特定的世间的波动,是这种类型的。之后,他们也能了解得更详尽。但一个人并不是需要先接受这些三十一个世间的实相,才能在正法中进步。并不是这样的。当你达到这阶段,你可以直接地体验到这样的极细微实相时,才接受它。

咒语

问﹕内观和其它禅修方法,像跟咒语的使用,有何不同?它们不也是要使心专注吗?

答:在咒语、任何形状或形象的观想协助之下,毫无疑问的,可以轻而易举的使人心专注。但是,内观的目的是净化内心。而咒语会产生一种特定的人为波动。每个字,每个咒语都会产生一种波动,而如果一个人长时间持续持咒语,他会陷入于这被创造的波动中。然而,内观是要你观察你具有的自然波动--以感受的形式--当你变得生气,或者当你充满激情、或恐惧、或憎恨时的这些波动,因而你才能从中脱离出来。

慈爱观∕慈悲观

问﹕什么是慈悲观?

答:慈爱或慈悲观是一种产生善意和悲悯的波动的方法。这个方法会在十日内观课程的第十天首次教导学员。之后,在每次内观课程结束时,或一小时的静坐后,禅修者会被要求修持慈悲观,与一切众生分享他的功德。慈悲的波动是实际的波动,随着心的纯净增强时,他的有益力量就会增强。

问﹕当「正定」(专注力)增强时, 慈悲是否也会增强?

答:是的。没有「正定」,慈悲就不是真正的慈悲。当正定弱时,心是很焦躁不安的,而它之所以焦躁不安,是因为它在产生一些不净染污,某种贪爱或瞋恚。由于这些不净染污,你无法期望产生好的品质,慈爱或悲悯的波动。这是不可能的。

在口头上,你可能一直说:「要快乐,要快乐」,但它却起不了作用。如果你有正定,至少有片刻,你的心是平稳和平静的。这并不须要所有的不净染污都消失了;但至少在那片刻,当你要做慈悲观时,你的心是平静、平稳的,和不会产生任何不净染污的。那么,你给的任何慈悲是强而有力,有效果的,有助益的。

问﹕慈悲的产生是心的纯净的一种自然结果,或者它是必须去积极地开展的?慈悲是否有循序渐进的层次?

答:两者都是正确的。根据自然的法则--正法的定律--当心净化后,慈悲的本质便会自然的发展起来。另一方面,你必须用功修行慈悲观来发展它。只有在心的纯净的很高阶段,慈悲才会自然的产生,而不须造作任何事,也不必要靠训练。在你还没有达到那个阶段之前,你必须练习。

再者,没有修行内观的人也能修持慈悲观。如同缅甸,斯里兰卡及泰国等这些国家,在每一户人家里修持慈悲观是很普遍的。然而,这修持通常只局限于心里的念诵:「愿一切众生快乐,安详」。这肯定的会使在修持慈悲观的人带来某些心的平静。在某种程度上,好的波动会渗入周围的气氛,但它们并不强大。

然而,当你修行内观时,便开始净化。以此纯净的基础,你所修持的慈悲观自然地会变得更强。那时,你并不需要大声重复这些善意的祝福。你将会达到一个阶段,无论何时,全身都会不断地以慈悲来对待他人,对他人产生善意。

问﹕慈爱心如何帮助随喜心(mudita)和悲悯心(karuna)的开展呢?

答:当一个人开展慈爱心时,随喜心(mudita)和悲悯心(karuna)会自然地随之生起。慈爱心是对一切众生的爱。慈爱心会去除对他人丝毫的瞋恚、敌意和憎恨。它也会去除对他人丝毫的猜忌和妒嫉。

随喜

问﹕什么是随喜?

答:当你看到别人在发达并变得更快乐时,如果你的心是不纯净的,你将会对这些人产生妒嫉。「为什么他们获得这些,而不是我?我比他们更应该得到。为什么他们会获得这样的权利职位,或地位?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他们可以赚取那么多钱?为什么不是我?」这种妒嫉是从不纯净的心所展现出来的。

透过内观,你的心变得更加纯净,并且你的慈悲变得更强时,你会在看到别人快乐时也将感到快乐。「到处都充满着痛苦。看,至少有一个人是快乐的。愿他快乐和知足。愿他在法中进步,在善于处世的方面进步。」这就是随喜,同理心的快乐。会有到达这种程度的一天。

问﹕心是什么?它在何处?

答:心是在你身上的每一个原子之中。透过修持内观,你就会理解。随着内观,你将会对你的心做分析探究,对你的身体做分析探究,以及这两者之间的相互作用。

问﹕你曾提到从心中去除不良的本质。那是什么意思呢?

答:就如你有情绪在你心中--沮丧的感觉在你心中--对他人有敌意。这些都是不良的本质。它们使你一直不快乐。随着这些情绪,你伤害到自己也伤害到他人。你必须逐渐地去除它们。然后你将享受到内心极大的安详。

问﹕心和脑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答:脑本身只是身体的器官。如同你对待身体的其它部分,你透过相同的方法对待脑,如此而已。对于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对待。但是,心是完全不同的。在西方,对脑给予所有的重要性,好象心是位于这里。并不是这样的,它无处不在。心是在整个身体中。所以把注意力放在全身。

问﹕如果你净化这个身体,你是净化这个心?

答:不是的。即使你净化这个身体,心可能还存有污秽,并且它将使这个身体再次不纯净。所以根源是在心,而不是身体。身体只是根基。在身体的帮助下,心才能运作,但是,必须去净化心。你尽可能地继续洗涤你的身体,但是,心却没有被清洗。心仍然保持不纯净。心必须纯净。但是,如果你净化心,身体也会随之被净化。它有此影响。内观的目的是要净化内心。

问﹕你说我们在禅修(在观息法时)是使心敏锐。心是如何变得敏锐的?

答:如果你是和实相一起而不对它起习性反应,心自然地会变得敏锐。当心起习性反应时,它会变得迟钝。越多的习性反应,使心变得越粗糙。当你不起习性反应时,心的自然实相是非常敏锐,非常敏感的。

道德的行为

问﹕你为何在内观课程中,如此注重道德的行为以及遵守五戒?

答:我曾经看过不少的学生不重视戒律,或道德的行为,因而在修行的道路上毫无进展。戒是正法的基础。当基础是弱时,整个结构将会倒塌。多年来这些人可能上过许多课程,也在禅修中有过美妙的体验,但是,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却毫无改变。他们仍然焦躁不安和痛苦的,因为他们只是在玩一场内观的游戏,就像他们已玩过的众多游戏一样。这样的人是真正的失败者。那些确实想要透过正法以便改善他们的生命的人,必须尽可能谨慎地持守戒律。

问﹕我们应该过着道德的生活,但道德在这世界上却是日渐败坏。

答:当道德是日渐败坏时,正法应该在此时兴起就愈重要了!当在黑暗笼罩周遭的时刻,就是应该要破晓的时候,太阳应该升起了。

问﹕如果你是军队的成员,杀害敌人是否违反道德呢?

答:是的。但是,同时,军队对于国家的保卫,为了百姓的保护,是必要的。军队不应该只是用来杀死其它人而已。它应该用来显示国家的强盛,以便敌军甚至不会有想要侵略和伤害人民的念头。因此,军队是必要的。但决不是杀戮,而是要显现强盛。如果有人要侵害这个国家,第一件要做的事是给予警告。否则,如果变得无法避免,就必须采取行动。然后再一次,这些士兵必须被训练到没有愤怒,没有敌意。否则,他们的心将变得不平衡,他们所有的决定都将会出错。以一个平衡的心,我们能够作出好的决定,正确的决定,对我们将很有益,并且对其他人也有益。

疼痛

问﹕当我们在疼痛中时,心如何能够保持平衡?

答:只要某些事物在我们不喜欢的外在世界中发生了,在身体上会有不愉悦的感受。内观禅修者会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这些感受上,不起任何反应,只是很客观的观察它们。刚开始这会是很困难的,但是,以平衡,平静的心--慢慢的它会变得容易观察粗重不愉悦的感受--我们称之为疼痛。愉悦和不愉悦都毫无差别。每个感受生起就只是灭去。为什么对那么短暂的事物起反应。

安详

问﹕我们为什么不在安详的状态中生活?

答:因为体验的智能缺乏。没有自己的直接体验智能的一个生活,是幻想的一个生活,它是焦躁不安、痛苦的状态。我们首要的责任,是过一个健康、和谐的生活,对自己和其它人都有益。要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必须学习运用我们的自我观察、实相观察的能力。

问﹕当这个世界没有和平的时候,寻找内在的安详有什么意义呢?

答:只有当世人都安详和快乐时,这个世界将会和平。这个改变必须由每一个个人开始。如果这个丛林是枯萎的,而你要使它恢复生机,你必须灌溉那丛林的每一棵树。如果你想要世界和平,你应当学习如何让自己安详。唯有如此,你才能够为这个世界带来和平。

问﹕苦难、战争与冲突,从有历史以来就存在。你确实相信会有和平的世界吗?

答:哦,即使是一些人能从痛苦中出来,这是好的。当四周充满着黑暗时,而有一盏灯已开始绽放光明,这是好的。就像这样,如果一盏灯变为十盏灯、或二十盏灯,黑暗将会在各处驱散。我们无法保证这整个世界变成和平,然而,你能使自己安详多少,就会有多少帮助这世界的和平。

监狱的课程

问﹕关于重刑犯,他们可以练习内观吗?

答:当然可以。内观是要净化内心;这个方法要使人从他们的紧张和痛苦中脱离出来。那些曾犯过极严重罪行,比如谋杀、强奸或纵火的人,都是十分痛苦的人;他们的内心充满着紧张。而现今在印度的许多监狱都举办过内观课程。事实上,在德里的蒂哈尔监狱(Tihar Jail),最大的其中之一是《正法的蒂哈尔》(Dhamma Tihar)。

轮回

问﹕你相信轮回吗?

答:我的相信与否对你是没有帮助的。修行内观,而你将达到能看到你自己的过去和未来的一个阶段。到那时候才相信。不要相信某事物只是因为你的老师这样说。否则,你将只是盲目的依附在上师的权威之下,这是违反正法的。

无私的服务

问﹕一个人如何在无私的服务以及自我照顾中找到平衡点?

答:(笑声)如果一个人不能照顾自己,他将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呢?首先照顾自己,然后才开始付出无私的服务。

问﹕对于性,在内观的组织之内是如何看待呢?

答:对一位新的内观学生来说,我们不说你必须有压抑的禁欲生活,强制的禁欲生活。这是不健康的。这会制造更多的困难,更多的紧张,更多的难题。所以这是为什么对内观学生的忠告是只可与一个配偶的关系,一男一女,以及节制的性关系。如果双方都是内观禅修者,有一天他们将会很自然地对性的需求脱离出来。性是不必要的。自然而然,他们的内心是满足的,那么快乐,肉体关系会毫无意义。但是,应该自然地发生,而不是强迫的。所以当一个人开始修持内观时,他不一定要禁欲。但是,同时,必须与仅仅一个人的关系;否则,这种疯狂将持续。那时他的激情继续倍增,以致无法从中脱离。

问﹕什么是节制的性关系?

答:节制的性关系是你对于性不会执迷,你不是一位性欲狂者。如果一个人一直的更换性伴侣,那他就是没有节制。如果你只和一个人,那么自然地性关系变得少。如果你和许多人有性关系,那么它会倍增。自然的法则是如此的。当你把汽油倒入火中时,火就会燃烧得更炽盛。

问﹕正当与不正当的性行为之间的差别是什么?它是不是意愿的问题?

答:不是的。性对在家人的生活而言,是有其恰当的地位。它不应该强制地压抑,因为强制的禁欲生活会产生紧张,从而制造更多的问题,更多的困难。然而,如果你自由放纵性欲,每当激情生起时放任自己与任何人发生性关系,那么你绝不能够摆脱你的激情的心。避免这两种同样危险的极端,正法提供一条中道,一种健康的性行为的表达而仍然允许心灵上的成长,那就是彼此忠诚的一男一女制的性关系。而如果你的伴侣也是内观禅修者,每当激情生起时你们双方观察它,在身体的感受的层面,就像内观所培训你的去做。这样既不是压抑也不是自由放纵。透过观察,你能够容易地从激情中脱离自己。偶尔夫妻之间将会有性关系,但是逐渐地他们发展到一个阶段,性已完全不具任何意义了。这是真正、自然无淫欲的阶段,那时丝毫没有一丝激情的念头在心中生起。这种无淫欲的生活所带来的喜悦远超过任何性欲的满足。你经常觉得那么满足,那么和谐。你必须学习体验这种真正的快乐。

问﹕在西方,许多人认为任何两个满合法年龄者之间的性关系是容许的。

答:那种观点是远离正法的。与一个人有性关系,然后,另一个,接着又其它人的人,是倍增他的激情,他的痛苦。你必须忠诚的对一个人,或者过独身的生活。

社会

问﹕内观如何解决社会的问题?

答:社会,毕竟只不过是一大群的个人。为了解决社会的问题,首先个人的问题必须解决。我们在这世界中想要和平,却毫不致力于个人的安详。这有可能吗?内观使每一个人都体验到安详与和谐的可能性。内观帮助解决个人的问题。社会就是这样开始体验到安详与和谐。社会的问题就是这样开始解决了。

问﹕原谅犯罪的人是在鼓励犯罪吗?

答:绝不鼓励犯罪。阻止人们犯罪。但是不要对犯罪的人产生瞋恚或愤怒。要有爱心、悲悯、慈爱。这个人是个痛苦的人,无明的人,不知道他或她在做什么的人。他们是在伤害自己也伤害其它人。因此你要尽全力,以身体和言语,去阻止这个人犯罪,不过,要以爱心和悲悯来对待他们。这是内观所要教你的。

问﹕如果所做的负面行为是为了使他人受益,这是不好的吗?

答:无疑地这是不好的。有负面的行为,就会开始伤害你。当你伤害到自己时,你是无法帮助任何人的。一位瘸子是无法帮助另一位瘸子。首先你必须使自己健康起来,那么你会发现你已经开始在帮助别人了。

问﹕你总是谴责在社会上的宗教仪式,但是我们表达尊敬与感恩有何不对呢?

答:那样做没有什么不对。尊敬和感恩并不是宗教仪式。宗教仪式是指当你不了解自己在做什么,当你只是依别人的要求而做。如果从内在深处你知道:「我在向我的双亲致敬」,或者「我在向一位特定的男神或女神致敬」--那时,要明白:什么是那位男神或女神的特质呢?我是否在自身当中开展相同的特质,作为向那男神或女神真正的致敬呢?我是否在自身当中发展和我双亲一样的美德,而真正的向他们致敬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你是在以正确的理解来做这些行为,而且它们不是仪式或典礼了。但是,如果你是机械性的做某事物,那么它就变成仪式或典礼。

问﹕社会是否被彼此的行为影响呢?

答:当然。我们受我们周遭的人和环境的影响,而我们也不断影响他们。如果大多数的人赞成暴力,那么战争和破坏就会发生,导致许多人受苦就是一例。但是,如果人们开始净化他们的心,那么暴力就不会发生。问题的根源是在于每个个人的心,因为社会是由许多个人组成的。如果每一个人都开始改变,那么社会将改变,并且战争和破坏将成为罕见的事件。

问﹕如果每一个人都必须面对自己的行为的结果,我们如何能够互相帮助呢?

答:我们自己的心理的行为会对其他人有影响。如果我们只有在心中产生负面情绪,那种负面情绪会对与我们接触的那些人造成有害的影响。如果我们用正面的心态,对其他人有善意,来充满这个心,那么它将会对周遭的那些人造成有益影响。你无法控制其它人的行为和业力,但是你可以掌控自己,而对你周遭的那些人有正面的影响。

痛苦

问﹕为什么别人会造成我们痛苦?

答:没有人会使你痛苦。你在心中所产生的紧张是对你自己造成痛苦。如果你知道不那样做,在每个情况下变得容易保持安详和快乐。

问﹕当别人做了对不起我们的事,我们要怎么做?

答:你不应该让别人做对不起你的事。每当有人做错事,他不仅伤害别人,同时也伤害自己。如果你纵容他,就是鼓励他去做错事。你必须尽你所能去阻止他,但要对那个人心存善意、慈悲和怜悯。如果你行动时心怀憎恨或愤怒,那只会让情况恶化。然而,除非你的心平静和安详,不然你无法对这样的人心存善意。所以你应该练习发展自身内在的安详,这样你才能够解决问题。

问﹕生命中有痛苦不是很自然的吗?为什么要尝试脱离痛苦?

答:我们已经陷入痛苦中,以致于要脱离痛苦,反而显得不自然。但是,一旦你经验到内心纯净的真正快乐,你将会理解,这才是心的自然状态。

问﹕痛苦的经验可否使人更为高尚,并帮助他们在人格的成长?

答:可以的。事实上,这个方法就是刻意地以痛苦为工具,来使一个人成为高尚的人。不过,你唯有学会客观地观察痛苦,这个方法才有效。如果你执着于痛苦,这经验就无法使你高尚,你将永远陷于痛苦。

问﹕如果一个人做错事,那他将来就必定会受苦吗?

答:不,不是将来,而是此时此地!当一个人的心里开始产生烦恼的那一刻,自然的法则就会立刻给予惩罚。一个人不会心生烦恼而依然感到安详。痛苦是即刻产生的。唯有认知到痛苦是此时此地的,你才会改变产生烦恼的习惯模式所引发出错误的言语或身体的行为。如果你想:「啊!我将会在来世才受到惩罚,那我现在就不管了。」这对你是毫无帮助的。

波动

问﹕波动是什么?它们如何影响我们?

答:宇宙的一切事物都是在波动。这不是理论,而是事实。整个宇宙只不过是波动而已。好的波动使我们快乐,不善的波动导致痛苦。内观将帮助你脱离坏的波动的影响--由充满贪爱和瞋恚的心所产生的波动。当心处于完全的平衡时,所产生的波动是好的。而这些由你产生的好或坏的波动,会开始影响你周遭的气氛。内观帮助你产生纯净、慈悲和善意的波动--对你自己和其它人都有益处。

内观课程

问﹕对于不能参加十天课程者,你有何建议?

答:要立下决心去参加一个十天的课程。除此以外,别无他法。没有魔术、没有奇迹。为什么我要人们腾出他们生命中的十天来,如果我可以只是坐在此并教导他们一个小时便足够?那将会容易得多,不过却行不通。一个人必须腾出自己生命中的十天来学习这个方法。它是这样的深入、微细的方法,至少需要十天才能正确地学习内观。

问﹕一个人可以从书本上学习内观吗?

答:不可以。这会是很危险的。内观是一个非常细密和深入的心的手术。一个人必须参加一个十天的课程作为一个开始。

问﹕如何能参加内观课程呢?

答:参加内观课程的申请表格可寄到在印度或国外的任何内观中心。在未申请课程之前,一个人必须同意遵守一些规则,即行为规范。参加内观课程是自愿的,必须是没有强迫性的。不过,在课程进行期间,必须严格遵守课程规则。这些规则是要确保学员从参加内观课程中获得最大的益处。

问﹕内观课程的费用∕学费是多少?

答:费用?!正法是无价的!是没有学费的,而且教导内观是绝不收费的。内观课程是完全免费的。最初有一段短时期,曾经征收过一些小数目的膳食和住宿的费用。很幸运的,这后来被取消了。因此,人们参加内观课程是无需缴付任何费用的。

问﹕为什么参加内观课程无需缴付学费呢?

答:如我刚才所说,其中一个原因是,正法是无价的。它不能以金钱来评价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学员在参加内观课程期间,实践舍离在家人的俗务。他或她过着好象比丘或比丘尼依靠别人的捐献而过活。这是要减少自我,一个人的痛苦的一大主因。如果一个人即使支付了一点点的费用,然后,自我增长了,而他可能会说:「哦,我要这个。这个设备不合我意」,「在这里我可以做任何我要做的事」,诸如此类。这个自我成了正法的道路上进步的一大阻碍。这便是不收费的另一原因。这已经是数千年以来的正法传统。佛陀在传授内观这个无价之宝时,何曾收过任何费用!

问﹕既然不向学员收费,内观课程的开销如何应付?

答:开销的支付,是来自完成过至少一次内观课程的学生的自愿捐献(dana布施)。布施,不管是金钱或服务,都出自于对正法的动机:「多亏别人的慷慨布施,使我从这个美妙的方法获益良多,希望其它人也会获益」。最重要的是做布施时的动机。一个出自纯净正法动机的布施,即使只是一把肥沃的泥土,也远比出自于自我意识,或没有正法动机来布施一袋金子有益得多。出自于纯净心的布施,会带给布施者益处的。然而,这并不是说在课程结束后,会有人到处去问每个学生是否要布施。在一个安静的角落设立一张桌子,而任何有意要布施的人就到那里去捐,就是这样而已。

问﹕你为什么说清晨时分是静坐的好时刻?

答:早睡早起是很好的习惯。这能使人保持健康。大清晨时分对你每天静坐的练习也是很好的,因为这时其它人都还在睡觉;因此大多数的这些贪爱--当人们醒着时,每个人都在贪爱,整个气氛都充满着贪爱,你很难静坐得好。所以,当每个人在睡觉时,你在静坐--此是最佳时间。

内观大塔

问﹕有一个隐忧认为,即将在孟买建成的大塔将导致内观成为另一个教派。

答:喔!如果这位老师至少再多活几年的话,你将会看到他是如此的严厉,他将不会容许任何我们所做的事变成宗派主义。如果大塔成为一个工具,导致佛陀的教导成为一个教派、一个组织性的宗教,那么所有我们的教导都流入泥沼,白费了。如果这个塔是让人来祈祷:「塔啊!请赐予我这个,请赐予我那个,我需要这个,我需要那个」,那么,无疑地,这整件事将会成为一个组织性的宗教。

然而,我们将依循正法的方式来使用这个塔。就是说,这个塔是用来告诉越来越多的人关于内观的讯息。他们先因好奇而来到大塔--「多么宏伟的建筑,在里面有些什么呢?」接着当他们来到那里时,他们得到了讯息:「哦!看,他就是佛陀,什么样的佛陀,他教些什么,在他的一生发生过什么事情,是内观使他成为佛陀,内观使他成为一个好的正法老师而贡献给这整个世界,并且人们得到了那么多的利益」。我们将给这个信息,比如说,到来的一万个人里面,即使只有一百个人得到益处,而其它人至少也获得正确的讯息。因此,我们将会确保这个塔不会导致另一个教派的成立。要不然,这将失去我们的目的。

内观禅修法

问﹕专业人士的时间比较少,他们如何练习禅修?

答:禅修对专业人士尤其重要!在家人有世俗的责任,更加需要内观,因为他们必须面对人生中的许多起伏。因为这些起伏而使他们变得焦躁不安。如果他们学习内观,他们更能够好好地面对生活。他们能够作出好的决定,正确的决定,那将会对他们很有帮助。

问﹕我们可以结合两个或更多的禅修方法吗?

答:你可以依喜好结合多少种方法都行,但不要把它们跟内观结合。内观是个独特的方法,将它与任何方法结合对你没有帮助。甚至可能对你有害。让内观保持纯净。其它的方法只能在心的表层做一些粉饰。而内观是在做深层的手术;它从心的深处去除心理情结。如果你将它和其它方法结合,你是在玩着一种游戏,可能对你造成很大的伤害。

问﹕要是不问世事,只是整天坐着禅修,不是很自私吗?

答:以禅修为方法来获得心的健康,是一点都不自私的。当你的身体生病时,你去住院而恢复健康。你不能说:「哦!我是自私的」。你知道一个生病、受伤的身体是不可能过适当的生活。或者一个人到健身院是为了使自己的身体更加强壮。同样地,一个人不是到禅修中心一辈子,而只是去使心更加健康。而一个健康的心是非常必要的去过你的日常生活,在某种程度上对自己和别人都有好处。

问﹕我可以了解禅修将会帮助心理失调、不快乐的人,但它如何能帮助那些对他的生活已感到满意、原本就快乐的人呢?

答:对生活的表面乐趣保持满意的人,是对心深处的焦躁不安是无知的。他是在他是个快乐的人的幻想之下,但他的乐趣并不持久,而且在心的深层所产生的紧张不断增加,这些迟早会在心的表层呈现出来。到时,这个所谓「快乐」的人,就会变得痛苦。所以,何不开始在此时此地努力禅修,以面对那情况?

问﹕内观可以治疗这身体吗?

答:可以,作为一个副产品。当心理的紧张得到解开时,许多身心失调的疾病会自然消失。如果心是焦躁不安的,身体的疾病必定会逐渐产生。当心变得平静和纯净时,它们自动地会消除。但是,如果你把修行内观的目标当作是在治疗身体的疾病,而不是你的心的净化时,你会两样都得不到。我发现到那些参加课程,但一心只想治疗身体疾病的人,整个课程期间都将他们的注意力只放在他们的疾病上:「今天是否好一点?不,没有好一点…今天是否有改善?没有,没有改善!」整个十天他们就这样浪费掉了。但是,如果注意力是放在净化内心,那么许多疾病会因为禅修的结果而自动地消除。

问﹕你如何比较心理分析与内观?

答:在心理分析中,你尝试回忆起意识中过去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对心的习性反应有强大的影响。相反的,内观将会引导禅修者进入心的最深层,也即是习性的真正源头。在心理分析中,一个人尝试回忆起的每一个事件也都会在身体的层面上呈现一种感受。透过平等心来观察遍布身体自然的感受,禅修者让无数层的习性反应生起和灭去。他或她是在习性的根源里处理它,因此自己能够很容易和很快地从中脱离出来。

问﹕一个人应参加多少次内观课程呢?

答:这因人而异,但我认为先参加十天的课程,然后检视一下内观如何帮助你。如果你发现能应用内观在生活之中,那非常好。迟些时候,去参加另一个十天的课程。不过,最重要的不只是去参加十天课程,而是将方法应用在生活上。如果内观能显现出在你的日常生活中,那你便是正确地实践。否则,仅仅去参加课程将不会有帮助。

问﹕这个方法不是很自私自利吗?我们如何能变得主动去帮助其它人?

答:最初你必须要自私自利,你必须先帮助自己。除非你自助,不然你帮助不了别人。一个衰弱的人无法帮助另一个衰弱的人。你本身必须变得强壮,然后利用这个力量去帮助其它人,使他们也变得强壮。内观就是帮助一个人发展这种力量,来帮助其它人。

问﹕如果我们一直观察自己,我们如何能透过任何自然的方式过生活?我们将那么忙于观察自己,以致不能自由地或自发地行动?

答:那不是人们在完成内观课程后发现的。在这里,你学习一项心的训练,让你有能力在日常生活中,每当一有需要的时候,观察自己。并不是要你一辈子整天闭着眼睛一直练习,但是,就好象锻炼身体能增强体力,并对日常生活有所帮助,因此,这种心的训练也能使你坚强。你所谓的「自由、自发」的行动,实际上是盲目的反应,通常都是有害的。透过学习观察你自己,你将会发现,每当生活中出现困境时,你能够保持你的心的平衡。有了那样的平衡,你能够自由的选择如何去行动。你会采取实际的行动,永远是积极的,总是对你和其它人会有助益。

上次修改日期:2002年02月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