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观网首页

中国内观

 

献给爱法者 寻法者 修法者

 

内观于世界经济论坛


--------------------------------------------------------------------------------------------------------------------------------------

2000年一月二十七日至二月一日已于全球成立了超过七十五个内观中心的内观教师葛印卡,应邀出席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EF)。此论坛是全球经济、商业与媒体领袖出席的最高层会议,藉由非正式会晤商讨世界面临的种种议题。世界经济论坛常被誉为高峰会之最,而今年的会议正值迈入一个新千禧年的首届,因此更具特殊意义。值得注目的是,灵性被添加入政商媒体领域的世界领袖们对商业富裕与政治影响力之中。

葛印卡老师在多场会议的聚会里向与会人士讲演:「宗教的未来」、「死亡:探索这项禁忌」、「愤怒与如何处理它」以及「真正快乐的意义」。

本届于达沃斯举行的年会,与会人士包括来自四十多个国家的总理、总统与国王,包括美国、德国、英国、瑞士、西班牙、墨西哥、莫桑比克、印尼、约旦、南非与埃及,同时亦有其他多国的副总理、副总统与财政部长出席。与会者更包括全球最为财势雄大的商界领袖、举足轻重的传媒大亨,与首屈一指的科学家、学者。这是内观的讯息首次在如此菁英云集的聚会中传播。

在经济挂帅的今日世界里,宗教的未来会是如何?这就是一月二十七日早上小组讨论的主题。葛印卡老师由于成功地将内观传授给宗教与种族背景不一的人们,因此受邀讲述内观修行法门是如何超越宗教教义与文化元素。

与葛印卡老师一同出席小组讨论的人士有:以色列世界进步犹太教联盟总裁里察‧布洛克(Richard Block)、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涂伟明(Tu We Ming)、公使暨伯利恒2000项目总召集人卡西司‧纳贝尔(Kassis Nabeel),及英国牛津大学神学教授祁夫‧沃特(Keith Ward)。

在本次会议中,葛印卡老师强调,每一种宗教的核心内涵同为道德、爱与慈悲;而其外在体现则为仪式、礼仪、教理与哲学思想。我们不应藐视这些外在元素,但须小心不要将宗教的外在体现与其精髓混淆。

葛印卡老师解释,佛陀的教导不分教派、普遍适用、实际可行并带来成果。道德规范(戒)的教法是所有宗教的共通点,并为众所接纳。定(心的集中)与慧(净化内心)的教法也是普遍适用与广为接纳的。过份执着于个人信仰,并排斥其他文化与信仰,就会引发斗争。如果将重点全然放在教法的精髓上,那就根本没有甚么好排斥的。葛印卡老师倡导一种通用宗教,集所有宗教的共通之处于大成。内观让人们找到这样一种普遍适用的法门,既可保有本身的文化习俗,同时又能从中学习到如何过快乐和谐的生活。如此,以宗教为名所兴起的暴力与战争将可熄灭。听众对葛印卡老师的开示,皆专注聆听并感欢喜。

一月二十七日傍晚,葛印卡老师参与了题为「死亡:探索这项禁忌」的小组讨论。与会者还包括:以色列世界进步犹太教联盟总裁里察‧布洛克、美国史劳恩‧卡特灵纪念癌症中心神经病学科教授卡芙莲‧佛利(Kathleen M. Foley),与英国牛津大学神学教授祁夫‧沃特。

谈到死亡的议题,葛印卡老师认为,死亡之所以会是禁忌,乃出于对死的恐惧。他解释到一位内观修行者如何藉由探究内在真相拔除恐惧,并于死亡时无所畏惧。他说有无数的例子证明,内观禅修者在往生的时候,神智完全清醒而且内心安祥。当我们从内在体验到无常,对物质与精神结构的执着便开始减弱,对死亡也渐不再畏惧。内观修行者从亲身体验中了知,死亡与出生每一刻都在发生。葛印卡老师后来在苏黎世回答有关生日的问题时微笑着指出,当你体会到心与物的真相时,你会说「祝你出生时刻快乐!」,而不是「祝你生日快乐!」。

一月二十八日傍晚的小组讨论主题是「愤怒的时候该怎么办」。葛印卡老师是主讲人,而会议的主持人是美国领导革新中心总裁约翰‧奥尼尔(John R. O’Neil)。

讨论的要点为:在时间紧迫与竞争激烈的世界里,每当事态发展不顺心,我们似乎变得越来越容易暴跳如雷。愤怒能够摧毁人际关系、事业与健康。我们要怎样做才能拔除愤怒呢?

葛印卡老师解释:「自然法则显示,生气的人就是第一个受害者。当一个人生气的时候,必然感到痛苦。显而易见的是,当不如意的事情发生了,当别人妨碍我们满足欲望的时候,愤怒便随之生起。即使是世上最有力量的人,生活中也常发生不如意的事情,这是他或她阻止不了的。尽管我们知道生气是不好的,并想消除它,但愤怒还是不时冲昏我们的头脑。要解决这项难题,我们必须向内探究,寻找愤怒的深层原因。光是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情上,只属权宜之举。我们必须由问题的症结下手,必须学习去观察愤怒。」葛印卡老师接着解释如何运用简单的内观技巧,藉由以平等心去观察感受,并体会感受无常的特性,而帮助我们从愤怒中出离。

一月三十一日星期一,葛印卡老师担任会议的唯一讲者,讲题是「这就是最棒的了吗?快乐的真义」。加拿大多伦多大学麦路涵文化与科技计画总监德力克‧柯克可夫(Derrick de Kerckhove)向小组成员介绍了葛印卡老师。

葛印卡老师表示,不论是个人或国家,都必须谋求物质生活的发展与科学进步,然而,物质上的富裕要使我们得到真正的快乐,必须以灵性作为基础。老师指出「世俗灵性」有利我们在世俗事务上的发展,可是与此同时,我们也从经验层面上体会到,物质享受、世俗欢愉、功名与权力都是脆弱与短暂的,全都无法赋予我们恒久的快乐。葛印卡老师解释,内观是获得真正快乐,超越表面欢愉的实际路径。听众全神贯注地聆听,并于稍后提出了许多有关内观的问题。

当欧洲的内观禅修者得知葛印卡老师到访达沃斯,自然而然想请老师莅临他们国家的内观中心。英国、德国、义大利、法国、西班牙、比利时与瑞士都设有内观中心。可是,由于老师行程紧凑与健康状况,无法前往这些中心。尽管如此,葛印卡老师还是在达沃斯之行结束后,于返国途中在苏黎世停留了数天,让来自欧洲多国的助理老师、董事、法工与禅修者们,有机会与他会面。

二月二日早上,葛印卡老师与来自欧洲多个地区的二百五十名禅修者进行共修,并与大部分人会面。许多禅修者因此能就静坐实修的不同层面,当面向葛印卡老师请益。

二月二日傍晚,葛印卡老师于苏黎世国会大会堂举行了两次公开演讲。第一次演讲(傍晚六时)只以英语进行,大约有三百个经过挑选的听众。演讲当中,葛印卡老师向大家解说内观的实用性,所能达到的成果,与内观的科学性质。

下一场演讲(傍晚七时半)的对象为社会大众。演讲经由口译员同步翻译成德文。能容纳一千人的大礼堂几近座无虚席。这在欧洲来说是少有的,因为一场公开演讲的听众人数如达五百人已算十分鼎盛。由此可知越来越多人为内观所吸引,听众里有知识份子、商人与专业人士。大会曾宣布,演讲为时一小时,然后进行半小时的答问。但是由于听众对演讲反应热烈,答问时间最终持续了一个小时。在历时两小时的演讲与答问过程中,听众聚精会神聆听,品尝法的甘露。

二月三日早上,苏黎世一个佛教团体与瑞士主要报社多名记者,共同访问了葛印卡老师。他们渴望了解葛印卡老师传授的内观,纪律为何如此严格,而此法门与其他自称传授佛陀教法的宗派,又有些什么差别。葛印卡老师于是向他们解释,自己当初是如何受到由乌巴庆老师所传授此一具普遍性与科学特质的正法所吸引。尽管出身自不同的背景,但他无法在正法之中找出任何瑕疵。最重要的是,葛印卡老师刚在正法的道路上踏出几步,便开始获得大量的法益。他说:「我对保存原始纯正佛法的缅甸,心存莫大感激。保存法的原始纯正,是每一个从缅甸获得这项无上珍宝的人,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个纯正法门的成果已遍及世界各地。为了保护法门的纯正,严守纪律极为重要。内观课程的纪律一旦松懈,法门很快就会变得不纯正。如果教法变得颓废,就无法产生最佳效果,最终就会失传。」

访问者也很想知道,葛印卡老师为何表明与某些曾向他学习过内观并已开始自行传法的禅修者划清界限。葛印卡老师回答说,他对两件事情非常谨慎:第一是避免正法沦为商业化,第二则是保持正法当中师徒关系之圣洁。

葛印卡老师表示:「正法极为珍贵。一旦开始收取费用,法就会受到贬损。我怎能与这些令法变得商业化的人来往呢?一位传法老师是要教导别人从激情中解脱。我无法接受被称为传法老师者却与学生发生性关系。我绝不同意这种事情。我非常严谨的要求,一位传法老师对学生要充满慈悲,却完全不能怀有丝毫激情。这两件事对我来说是绝无法妥协的。」纵使在教法技巧上有些差异,但葛印卡老师认为这两项议题,是所有自称为佛陀弟子的人不应让步的。

苏黎世的两天行程进一步证明了内观的钟声,已在世上偏远的角落响起,甚至在那些数十年前难得听闻法语的地方。葛印卡老师在将近十年前曾到过欧洲,在这十年间,我们看到正法在欧洲稳步传播。葛印卡老师小心翼翼地撒下的法的种子,经过悉心栽培并用爱心守护,如今已蔚然成荫,发展成欧洲许多国家的内观中心,为在生死轮回中疲惫的旅者,提供正法的清凉遮护。

愿越来越多的人们能够走在正法的道路上,从痛苦中出离并过着快乐的生活。

愿一切众生快乐。

--------------------------------------------------------------------------------------------------------------------------------------

问与答

问题:禅修者应用甚么方法对身体进行观察?

葛印卡老师:刚开始的时候,禅修者会发现粗重、坚实、明显的实相,那就是粗重的身体感受,由这里开始穿透这些身体感受,向更微细的实相努力,一直到体会最微细的实相-即被乌巴庆老师形容为次原子粒子(kalāpa,物质最小的单位)。禅修者藉由直接体验,了知眼根与色尘接触,生起了眼识,也就是从心理上认知到接触这项事实。同时,禅修者了知经由接触产生了震动,一种传遍全身的感受,就像当你敲打铜器的某一点,整个器皿因接触而产生震动一般。接触一旦被认知,知觉的过程就会显现,眼前的景象即会被辨识。举例来说,这是一个男人或女人、白人或黑人、丑陋或美丽。接触的对象不仅被辨认了,更被评断成好的或坏的、正面的或负面的、愉悦的或不愉悦的;最后,经由接触而生起的感受如果是愉悦的,心就会生贪爱;如果是不愉悦的,心就会生起嗔恨的反应。

这样,禅修者便开始清楚知道心的四个主要部分(心法四蕴):识、想、受、行如何作用。贪爱加深了愉悦的感受,而愉悦的感受也加深了贪爱。嗔恨加强了不愉悦的感受,而不愉悦的感受也加强了嗔恨。无论是谁,只要依循正确的方法禅修,就能藉由身体感受,去了解这些恶性循环如何起始并时刻不断地显现。这就是苦的轮回。

同样的过程产生于耳朵听声,鼻子闻香,舌头尝味,身体触物,心起念头的时候,如此经由贪爱与嗔恨驱策的轮回,便会继续转动。为了要从轮回中解脱,并获得真正的快乐,就必须客观地观察身体感受产生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