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观网首页

中国内观

 

献给爱法者 寻法者 修法者

 

建设法的住所

葛印卡老师讲

内观的钟声已在世界各地响起。多年来,来自各国虔敬的学生们持续努力工作,让更多人得以接触到法(Dhamma)。如今,随着世界各地许多内观中心的建立,他们的努力即将得到成果。

内观中心的开发,为内观的传布立下一个新阶段;了解其中的意义是重要的。

内观禅修中心不是供会员享受娱乐的俱乐部、不是举行宗教仪式的庙宇、不是社交活动的场所、不是某教派成员依据其特殊规则离世独居的社群。

内观中心实际上是只教导『法(Dhamma)-生活的艺术』的学校。所有来到中心的人,不管是来禅修或服务,都是来接受这个教导。因此他们必须怀着接纳的态度、试着不加入自己的想法,而是去了解并应用所授予的法。

为了确保法的传授有力且纯净,中心都有严格的规范,愈能谨慎地遵守规范,中心就愈强固。许多一般的活动,在此规范下都被禁止,并非因为这些活动有何不妥,而是因为它们不适合在内观中心内进行。切记,这些中心是唯一能让人们学习到这种内观法的地方。规范、戒律是让这些中心能保持其独特目的的方法,因此应当被谨慎地遵守。

在这些中心所建造的『法之殿堂』,其基础是-戒(sīla,道德的行为)。守戒是内观课程中不可或缺的第一步,因为少了戒律,禅修就不穏固。同样地,所有在中心内服务的法工,也要尽可能谨慎地持守五戒。法的规则已在这些中心被建立:在正法土地上应不杀生、不偷盗、不淫、不妄语、不使用毒品。认真持守五戒,将能够营造一个安详宁静的氛围,有益于自我净化的工作。

在稳固的戒(sīla)之基础上,就可以进行自我净化的修习。要知道这是在内观中心最重要的工作,从开始到最后和任何时间。所有来服务的法工,即便只停留数小时,都不应忽略应尽到的禅修责任。如此法的气氛将得以强化,其他的禅修者将得到支持。

当然,并不是只有在这些中心才能修习禅修及佛陀的教导;但它们却是唯一致力于传播相关教导、以及这独特的内观方式的地方。任何时刻,它们都必须保持这个特定的目的。

这个技法最后一个重要的部分是「慈悲」,也是所有来到中心的人都必须修习的,不管是来参加课程或是来服务。为了让禅修和服务得到利益,我们必须以欢喜、无私和慈爱的心来修习。从事所有工作时都必须以这样的意愿:「愿一切众生快乐」。所有的中心都应经常辐射出慈爱和善念,让所有来到中心的人们感觉到进入一个安宁祥和的庇护所。

愿每一个内观中心都成为真正的法的住所,愿许多人在其庇护下寻得离苦之道。愿内观传布到世界各地,愿每个地方的众生都快乐。愿众生快乐、愿众生解脱。

问与答

学生:当我回家继续练习时,这种「手术」是否还能够持续?

葛印卡老师:是的,当然能。但若要更深入的手术,你还是得参加课程,或是进行自己的个人课程。持续禅坐一段较长的时间能够带你到更深层。但甚至是你早晚禅修,也可以清除那段时间所累积的不净。

学生:如果有时候时间不允许,完整一个小时的静坐真的很重要吗?譬如说,如果无法禅修两小时,那么一次一小时,还是两次半小时较好呢?

葛印卡老师:你的日常生活中,充满着许多的压力、问题和风暴。如果你坐了十五分钟、二十分钟或半个小时,你必须面对那些问题和风暴。只有在那之后,好的禅修才开始。若坐十五分钟,则你都在和风暴搏斗,之后即停止禅修,你所能得到的利益就很有限。因此,静坐一小时是重要的。但如果某些日子,你没有足够的时间,有坐仍比没坐好!善用你所有的时间。做为一个在家居士,你有许多的责任,但若希望保有你在此处所获得的,并进一步深入,早晚各一个小时的练习是最低的限度。

学生:什么方法最适合在日常生活中观察粗重的身体感受?

葛印卡老师:当你为日常责任忙碌不停时,所有的注意力应放在工作上。此时若开始去注意身体的感受,那你会变成一半在内、一半在外,你无法将工作做好。但只要你一有闲暇时间,你的注意力就必须放在感受上。或是当有大问题和风暴来临时,也把注意力放在感受上。

学生:如果一个人已经受伤…

葛印卡老师:是的。因为受伤,所以有风暴。如果你观察感受,你就会变得有平等心。采取所有必要的行动—找医师或到医院求诊等—去医治你的伤。但在此同时,你因为观察感受而保持平等心,你会发现治疗的效果更好、更快。如果你的心焦躁不安,治疗就需更长的时间,因为它已变成生理上及精神上的痛苦。

学生:我可以感觉到我正在处理过去的业行,但我发现自己一直为了一些以往未做到的事而感到非常难过。后悔有些善意自己没付出、有可以帮助别人的事也因为太轻率而疏忽了。

葛印卡老师:可是这种后悔并没有益处。你当然很清楚,「我不应这么做、我应那么做,未来我将如此做。」就只是这样。无论你过去做了什么错事,往后将不再犯;过去所不曾做的善行,你就去做,这样就足够了。若你不断地在心中内疚,那么你就是在增长你自已的痛苦,这会使你更加痛苦。每一个你现在所种下的都是痛苦的种子;那么未来它也只会带来痛苦。因此,要从这种习性跳脱出来。

学生:放下?

葛印卡老师:是的,放下。任何过去所发生的已经过去了,你永远无法改正过去。但你可以成为当下的主人。所以就在此刻,我会把握任何机会去做利己利他的事。任何过去所做或所未曾做的,已经过去了。

学生:若父母已经往生,是否还能利益他们?

葛印卡老师:是的,你可以利益他们。在你禅修结束后你可以忆念他们,与他们分享你的功德:「任何我所得到的功德愿你们分享,愿你们快乐安详。」以这种方式传送慈心(mettā)。无论他们在什么地方,这波动都会传到他们那里。并非这种波动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奇迹,而是他们可能因此被吸引趋向正法,找着道。分享你的功德,这是唯一的方式。

学生:我们是否应该避免自我、试着压抑它,或是不理会它?

葛印卡老师:千万别压抑。你不可能推开或压抑自我。这么做只会令自我倍增。如果你禅修,自我就会自然地消融。让一切自然地发生,而这个方法会帮助你。法(Dhamma)会帮助你。

学生:我想询问有关慈悲观。除了将慈心送予一切众生之外,可以针对特定人吗?

葛印卡老师:当然可以。除了将慈心给予一切众生之外,也可以忆念你想要送出慈心的人。此时观想是被允许的,因为那不是内观。只需要几分钟。你可以观想这个人,忆念这个人,然后传送慈心。没有错的,去做吧。

学生:当我在日常生活中感到愤怒时,我应该注意我的呼吸和感受。那时是否应该扫描身体的感受?

葛印卡老师:在愤怒升起的当下,你无法仔细感觉全身。因此每当有强烈感受出现的时候,就观照那个特定感受一阵子。但其后,当你坐下来进行当日的禅修时,闭上你的眼睛,扫描身体,身上任何残留的愤怒,都将会过去。

学生:昨天和今天禅坐时,我总是对自己说,「这真是太困难了…」。

葛印卡老师:法,非常简单,也非常困难;它可以是此二者。若你正确地练习,就很简单;若不正确,它就很困难。因此,别让它变得很困难。微笑地让它变容易:「我不做任何事。」什么都不做是容易的、都不需要做。让一切自然发生,真的很容易。但若你尝试做些什么:「我必须这么做、我必须停止这嗔恨、我必须停止这贪求。」那么你就在制造困难。让事情自然发生,你只是一个静默的旁观者。一切会变得很容易。就让它变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