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观网首页

中国内观

 

献给爱法者 寻法者 修法者

 

法的本质

葛印卡老师
by S.N. Goenka

我的印度诗里有一颂,解释什么是「法」。

"ahuddha citta ka acarana, dharma samajhiye soya"
「当心变纯净,这纯净表现在行为上,才是法。」

如果我们只是讨论、辩论和争论「法」,「法」的纯净,而不实修的话,有什么利益可言?因此,适当的说法是,

"Dharana kare to dharma hai, varana kori bata."
「能够被修行的法才是法。否则就是空谈。」

不要让法成为空谈。法应该用来实修并落实在生活当中。如果不了解真正的法,如何修行呢?

有人可能了解法的意思,是要净化心灵和应用在行为举止上。但是这人既不修行净化心灵,也不将法应用在生活上,那他真是个很不幸的人。

有人生起嗔恨,结果是他变得不幸、焦虑不安,竟然还唱诵着--

"Vitaraga bhaya krodhaha...",
「我应该从贪爱、恐惧、嗔恨中解脱出来。」

如果只是唱诵着而不修习「法」,法就会沦为空谈,就只是知识理解而已。不修习怎么在法中受益呢?只要了解这点,快乐之道就会为您而开。要走在法的道路上并开始修习,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谈论上。

人们应该听从法并仔细思考,这样才能得到启发-「我必须修习法,但要如何练习?别人怎么会知道我是在修习法?人家怎么会知道我的心真的纯净,真的变安详了?人们唯有从我的行为、言语和举止得知。」

我杀了无辜的生命,这不就是不好的身体行为吗?我偷了别人的东西,这不就是不好的身体行为?我犯了邪淫,这不就是不好的身体行为?我欺骗人,辱骂人,中伤别人,把人家的隐私说给别人听,还造成这二个人争吵,说了无意义的话既浪费自己的时间也浪费别人时间,而这些不都是不好的言语行为吗?

我犯了不好的身体和言语的行为,还以为自己是有德行的人。「还有谁像我这样有德性呢?我在寺庙或清真寺,教堂或佛塔或是gurudvara(译注:a Sikh temple 锡克教寺庙)里举行了特别的仪式,或是我有这个或那个的哲学信仰。」这不是迷失了吗?你的生命中没有法了,法不在你的言语行为上。你怎会是有法的呢?
为什么言语行为变得不纯净?那是因为内心生起不净染污,所以心就不纯净。要内心充满愤怒才会杀人,无论是谁,只有内心产生极度生气嗔恨才会杀人。人一定是生起贪婪,极度的贪婪才会偷东西。人因内心产生很大的色欲而犯了不正当性行为。因为自大傲慢或其它不净烦恼而有不良的语言:说谎,骂人,毁谤他人而污染了内心。

我们都知道不应该让内心受到污染,只要内心受到污染,我们就是第一个受害者。如果我们生气而犯了不正当的语言或身体行为,这会造成别人痛苦也让我们自己先受苦。只要内心产生愤怒,大自然就会开始处罚我们,我们就会痛苦。只要内心产生任何的不净,我们都一定会不快乐。

因此,任何不良的言语身体行为都会伤人伤己。只要避免这些不良行为,就能自利利人。法不是用来讨论,法是要修习落实。如果我们以法之名来争论,争吵,战争杀人,这就不是法。我们就不是遵循着法,而是已经迷失了,对法疑惑了。我们正在伤害自己和别人。

一个人清楚知道:「我不应杀生,不该偷盗,不犯不正当性行为,不说恶语—不说谎、不骂人、不说粗话」,却饮用麻醉物品,还成为它的奴隶。无论是什麻醉物品使得他沉迷,他仍不断饮用。他已丧失了理智。所以,智者劝告我们要远离麻醉物品。

给予劝告容易,理智上知道和接受也容易。但要如何避免麻醉物品呢?酒鬼很清楚知道,「酒精有害,它让我丧失理性,让我成为它的奴隶,而我喝醉时我做了不该做的事,我实在不应该喝酒的。这是毁坏我与家人关系的原因。」但是他能怎么办呢?时间一到他就又喝酒。赌徒也很清楚知道,「我不应该赌博,这会伤害我及家人,我不应该再赌了。」但他还能怎样呢?时间一到他就又去赌了。奸夫也清楚知道「不应该犯邪淫,这是不对的。」能怎么办?当情境升起,他就犯了邪淫。愤怒的人清楚知道,「我不应该生气,我是生气的第一受害者。」怎么办?遇到不想要的事发生,他就发怒。想要的事不来,他也发怒,愤怒而且造成痛苦不幸。

只是在理智上接受这些是没有帮助的,要了解为什么会这样。即便知道不应该喝酒,为什么酒鬼还是要喝?明知道不该赌博,赌徒还是要赌?知道不该有不正当的行为,为什么我们还会做呢?因为我们无法控制心。一个无法控制心的人在理智上可能清楚知道,但他能怎么办?他无法成为心的主人。

印度有个古老的传统--法的传统,一个典范。这传统不只是说教讲道而已。如果法只是说着:「世上的人们啊,你不能杀生,不能偷窃,不能犯邪淫,不能产生瞋恨,不能生气,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的。」而那些俯首听闻的人会说:「你说了正确的事,说的非常好。我们听了一场很具启发的法的演说。」但这些话从这耳听进,却从另一耳跑出去。我们每天听着这些话,不应该做这或那种不正当行为。但如何避免这些呢?我们如何成为心的主人呢?

印度古老的传统里有训诫,也传授如何在生活中应用这训诫的方法。当一个人成为佛陀时,会变得纯净,完全解脱,智慧圆满,完全由贪瞋痴的束缚中解脱,不再有来世。这样的人充满无限的慈悲,当他教导人们时,他不会只给训诫,他也会教导应用训诫在生活中的方法和控制心的方法。

有许多技巧、方法、静坐方式教导人如何成为心的主人。印度曾有一静坐技巧,非常古老的方法,这方法不是只练习控制心,还有根绝内心的不净烦恼。心的习性是在深层最深层里滋生不净烦恼。人不断产生贪爱,瞋恨,自我。这习性成为心的本性,一直在产生不同种类的不净烦恼。所以,只净化心的表层而没有改变心在深层制造不净烦恼的习性反应是没有意义的。所以不只要深入心净化表层而已,还要改变心最深层的本性,这样不净烦恼才会停止累积。这个印度古老的静坐技巧是一种科学方法,去除过去无数生累积的不净烦恼。如果能够以这技巧的纯净方式来练习,将会获益良多立即得到成果。心的本性开始改变了,净化到最深层。开始过着法的生活。

这是印度的静坐方法,但它的原始纯净却没有被保留下来。被掺入了不同的哲学信仰、宗教仪式所污染,被局限在不同的宗教组织范围内。因为它被污染,失去了功效,也失去净化心及带来快乐的能力。一旦失去了功效,人们怎会练习这方法呢?大家想要练习的方法是可以立即得到益处。但如果这方法没有益处,那么慢慢地它就会消失不见。

2500年到2600年前,这个净化内心的科学方法在印度已经失传。悉达多?乔达摩,迦毗罗卫国(Kapilavatthu)的王子,离家寻找真相--必定有些方法可以让我们解脱,远离痛苦,远离所有的不净烦恼。在过去的许多世里,他曾经尽最大努力增加他在法(Dhamma)的能力。他在这一世也是如此的精进努力,于是再度发现内观(Vipassana)的方法。他获得真正的快乐,净化了内心,变得纯净,他成为了佛陀。他从所有的不净烦恼中解脱,充满无限的慈悲,开始教导内观;他尽其一生将内观教导给每个人。几世纪里,印度从内观得到很大的利益,然而这方法却被污染而消失了。内观被传到邻近国家,而那个国家保存它的原始纯净。几世纪,一代接一代的,内观被代代相传的老师维持着它的原始纯净。只有少数人传承下来,但是保存了它的原始纯净,现在这个古老方法,印度的宝藏再次回到了它的发源地。

当时印度有静坐中心的传统,在各个地方、村庄、森林。不只是修行人连在家人也会到那些静坐中心学习内观。人们用这方法来净化内心并改进生活。他们变得快乐,也让周围的人快乐,他们变得祥和,也使周围的人祥和。

让我们彻底地学习这个方法。这不是佛教徒、印度教徒、耆那教徒、回教徒或基督教徒的方法--这是法(Dhamma)的方法,法属于每一个人。法是无穷尽、无限制的。法利益所有人。因此我们要知道内观的方法是如何练习的。

我们必须到静坐中心待在那里至少十天,尽全力来学习这个方法。一旦学习了这方法,会产生快乐和知足。让我们练习纯净的法,练习这个不只能控制心也能净化心的方法。让我们练习这个不仅净化心的表层,也净化心最深层的方法。这方法会带领人到真正的快乐,真正的知足。无论谁练习法--不要空谈,而是实际练习--都会发现真正的安祥,真正的快乐。无论谁练习内观,都会经验真正的安祥,真正的快乐,真正的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