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观网首页

中国内观

 

献给爱法者 寻法者 修法者

 

感受(Vedana)在内观的重要性

内观研究所

感受(Vedana)不仅有许多不同的形式(vividha),而且随时都能在身体内经验到。概括来说,感受可以分为三种:乐受(sukha)、苦受(dukkha)及不苦不乐受(adukkhamasukha),而身体上所有的受都因触(phassa)而生起,并且终将灭去。

当身体上经验到令人不适的接触时,会产生讨厌、苦恼、痛苦、悲伤、折磨等不愉快的感受。一般人在面对这种经验时,会变得忧伤、烦躁与错乱。而当痛苦加剧时,就会哀嚎痛哭、沮丧不已,并且感到迷惘。所以一旦经验到不愉快的感受,总是拼命地设法摆脱它,并奋力不懈地让自己尽快从中挣脱出来。由于身体上的疼痛,使人变得不悦、焦躁、不安及忧愁苦恼,因此身与心都会陷入悲惨混乱的状况,就像是同时被两枝箭刺穿一样,这是由于执着感受所造成的。而且因为无明,不明了感受的真实本质,因此无法冷静地面对它们,只是想竭尽所能去排拒造成他痛苦的原因。人所以会如此,正是因为长久以来所累积的厌恶习性(patighanusaya)已深植内心的缘故。他不了解此种习性反应就是不净染污,还不断地助长它、延续它,终使自己深陷束缚,而任其摆布。

然而,就在人极力想摆脱不愉悦感受的同时,却又渴望着一个没有不愉悦感受的幻境,他沉醉在这样的幻境中,并因此越陷越深。愚者一方面为各种不愉悦感受所苦,另一方面对心中生起的种种感官欲望,却又如此爱乐与饥渴,这是多么的可怜啊!当人经验到不愉悦感受时,为何会无法保持平稳冷静的心?那是因为他已经黏着于感受,并已被它制伏。由于无明的缘故,人并不了解感受的无常本质,也不实知感受的生起(samudaya)、灭去(atthangama)、滋味(assada)、危险(adinava),以及出离(nissarana)。更因为无明,故对厌恶的潜在习性毫无警觉,并不断地增长它。像这样愚痴的人,不仅执着于不愉悦的感受,也被其它各种感受所牢牢系缚。世间的生、老、病、死等种种痛苦都因此紧紧地缠缚着他。

当一个乐触在身体上生起时,正如乐受表面上的特性,这会使愚者感到愉悦。但由于不明了感受的真实本质,他被感受卷入且变得执着,并开始沉醉其中。他并不了解身体因接触所缘而产生的愉悦感受只是短暂的、瞬间的、无常的,且迟早都会灭去的。然而由于无明的缘故,人总是渴求乐受的延续,而且对这种潜在的贪爱习性(raganusaya),这种深植于内心的不净染污浑然不知。因为执取,他不断地增长贪爱,并沉溺于贪爱。由于不如实知愉悦感受的生起(samudaya)、灭去(atthangama)、滋味(assada)、危险(adinava),以及出离(nissarana),他对其产生执着,并因此将遭受种种的哀恸与忧伤。

此外,一般人还会经验到另一种感受,那就是不苦不乐受,并对这种感受感到愉快及满意。这种态度其实正显示出人的无明,因为他不了解此种经验也是身心范围内所生起的短暂、无常现象。由于无法觉察到内在潜藏的无明习性(avijjanusaya),他不断地增长它,任其摆布,变得越来越愚痴,并因此陷入绝望及不幸之中。

不论是一般人或受过良好训练已臻于纯净的内观修行者,他们可能在身体上会经验到相同的感受,但对此感受的理解与观点却有着极大的差异。如前所述,由于愚痴凡夫(puthujjana)乃是自身习性反应的受害者,当他经验到身体所生起的任何感受时,只会立即盲目地反应,却对感受的真实本质毫无所知,也因而执着于这些感受。相反的,圣弟子(ariyasavaka) 时时刻刻保持着观察感受的无常、消失。他不执取感受,只是观察感受的灭尽,因此能从感受中挣脱出来。这样地修习,他根除了所有的习性反应,永远不会再受其染污。在经验到不愉悦的感受时,他不会受到干扰,只是把它当成身上的伤口一般,冷静超然地去观察它。他始终保持内心的安定平衡,心中不起任何波澜。

即使经验到乐受,他也不会乐在其中。他彻底明了无常的本质,故不再「对乐受生起贪爱」-那终将导致痛苦,也因此得以从感受中超脱出来。他如实了知任何感受终将灭去,不会生起贪爱的习性反应。在经验到内心的安祥与宁静等中性的感受时,不但不会为其所惑,相反的还能使自己保持超然。一位善修内观的学员,充分了知内心的宁静与安祥并不是最终的目标。因为这仍旧是无常,而且与其它感受一样,都不离身心的范畴。因此他不会对其生起贪爱,并能保持内心的平衡与冷静。他始终以警觉专注(sato)的心,时时彻知感受的无常(sampajano)。也因无明的习性被摧毁了,他如实了知感受的生起(samudaya)、灭去(atthangama)、滋味(assada)与危险(adinava),以及它的出离(nissarana)。经云:

ahito sampajano, sato Buddhassa savako;
vedana ca pajanati, vedanananca sambhavam.
Yattha ceta nirujjhanti, magganca khayagaminam;
vedananam khaya bhikkhu, nicchato parinibbuto'ti.

一位专注、警觉并时时彻知无常的佛陀追随者,以智慧了知感受(受)、感受的起因(受集)、感受的灭去(受灭)与感受的止息之道(受灭道迹)。而那已到达感受尽头,彻知感受所有层面并超越它们的禅修者,他远离了一切渴爱,获得了完全的解脱。

这就是修习内观的主要目的与最终目标,就是圆满梵行(真实之道)。这样一位能完全了知感受实相,且毫不执着感受的善修行者,也为佛陀所称道。祂说:

vedanam vedayati sapanno,
sukham pi dukkham pi bahussuto pi;
ayam ca, dhirassa puthujjanena,
maha viseso kusalassa hoti.
Sankhatadhammassa bahussutassa,
vipassato lokamimam param ca;
itthassa dhamma na mathenti cittam,
anitthato na patighatameti.

有智慧且受过良好训练的修行者,他的内心不会被所经验到的愉悦、不愉悦或其它感受所苦,这就是一般凡夫与善巧的智者最大的差别所在。由于智者已掌握了真理实相,并妥善地修习,且能正确地审视此世及他世,因此不再为可喜可爱之法扰动内心,也不会被不可喜不可爱之法所害。

修行者唯有完全体认到感受的无常本质,并始终以专注警觉的心,时时彻知无常,才是圆满的内观修行。这就是修习内观的最终目标,也是这个修行方法的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