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观网首页

中国内观

 

献给爱法者 寻法者 修法者

对乌巴庆老师的感恩之心

葛印卡老师

以下内容采自葛印卡老师于1999年1月10日在Dhamma Giri的年度研讨会上的闭幕演讲

亲爱的内观修行者:

我们又在这个年度大会上相聚了。我刚听了去年度的报告,觉得很欣慰、也充满希望。我同时也注意到,在今年这重大一年中,你们所计画要做的事情。这是重要的一年,因为是乌巴庆老师的百年冥诞。为了纪念他,我们一定要努力不懈。

我们可以举行许多纪念仪式或打造许多纪念碑。这并没有什么不对,可以做。不过最大的纪念碑是个人。你们每一个人都是一座纪念碑。在法中发展自己的大能,这样别人就会知道:「这是一位内观修行者,他的法来自乌巴庆老师和他的传承。噢,正法能改变人!这个人的进步真是不得了!」这就是最大的一座纪念碑。

每一个人都应该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做到这样。你不只是在为了感激乌巴庆老师而在法中成长。当然你这是在表达自己对于他的感激;同时你也在鼓励众人去踏上这条道路,帮助他们寻求自己的解脱之道。

以下有两件事情,是每一位遵循内观修行者都应该作到的。第一,力求自己立于纯净的正法之中。同时要完全了解什么是纯净的正法:

    远离一切不善的行为,
    奉行众善;
    净化自己的心(心的所有层面,不只是心的表层而已)

就是这样。所有的法都已经包含在内了。既不多、也不少 paripunna, parisuddha。我要如何努力才能让自己立在法中、并成为他人的典范呢?

第二,该如何去实现这位圣人般长者的崇高任务呢?他对于法的愿心是如此的强大!「我得到这么无价的珍宝,一定要对这方法的发祥地,报答我心中的感激之情。今天当地正在发生什么事情?」以前当乌巴庆老师阅读报纸,或是与我们讨论印度国内的局势时,我们都看到他是多么的慈悲:「噢,这是佛陀的显化之地,也是正法的升起之地。那里正在发生什么事?众人喧哗,借着法的名义争执不休:『我的宗教、你的宗教』各式各样的门派之见。种族的冲突,还有种姓阶级的冲突--高阶级与低阶级的冲突。这个国家正在发生什么事?我的责任是要报答心中对印度的感激。如果他们得到了美妙的正法,整个国家就会离苦得乐。再也没有其它的方式了。只要这些阶级冲突、种族冲突、社群冲突、或是宗派的冲突一日不消,痛苦就一日不去,就只有痛苦。只有他们得到纯净的法和内观,痛苦才会消除。」

「现在就是时候了,」他总是这样说:「只要到印度弘法,就会有人受惠。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怀着善因缘的波罗蜜降生在印度。他们都会来找你。他们都会得到法。」

我那时心里总是忧虑着:「那里谁会接受法?谁会知道我?法如何被接纳呢?」

「别怕。时机已经成熟了。那里有人具备非常美好的波罗蜜。他们会自动找上门来。只要他们听到『内观』,他们就会决意前来寻访。你不要担心。只要这个法的发源国开始接受法,就会像野火燎原一样地扩展到全世界去。之前不也是这样传播的吗?现在,法的时机又成熟了。法会从这个国家再次散布出去。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法的大钟已经敲动了。」

他是这么的热切。「我一定要去。我一定要去完成这项神圣的使命。」但是他不能去。当我可以去的时候,他非常的高兴:「看着吧,我的法之子将代表我去弘法。他会转动法轮、而且会成功。」他不断对我说:「你一定会成功的,不要担心。你一定会成功的。」

我之前对自己很怀疑:「我怎么会成功呢?」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在我抵达印度之后的第一个月,第一个课程就开办了。之后,一个又一个的课程,一个接一个的课程陆续推出,法的恒河开始流动了。

乌巴庆老师的使命和愿景就是:法要在其发源国重新建立,而且要在全世界开枝散叶。到处都有人在受苦。处处都有人受苦。我们纪念乌巴庆老师的最大一座纪念碑,就是每个人都要成为一座纪念碑。然后就这样,会有愈来愈多人走上这条道路。
众人是痛苦的。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充满了负面情绪,在知识的层面上他也许心知肚明:「喔,这样对我不好。我在让自己痛苦。我也让其它人痛苦。我要摆脱这种情况。」要怎么样摆脱呢?没有方法,什么方法也没有。瘾君子也非常了解自己的处境:「这样对我不好。我要解脱出来。要怎么解脱呢?」任何陷溺在恶习中的人都非常苦恼,想要挣脱出来,由黑暗走向光明,然而,该怎么去做?光讲道理是不够的。众人聆听讲道,道理也讲得非常好。他们一面听,一面期望某种超自然力量的奇迹出现,却什么也没有。每个人必须为自己的救赎而努力,然而该怎么做呢?

众生一定要知道,有一种方法,不是建立在盲目的信心,或盲目的信念之中。人要努力,然后会有成果;一旦得到好处,就会产生信心,就会相信它。先好好努力实践,然后会得到效果。自然而然地就会有信心。然后就会一步一步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走到最终的目标。亲自试试看,去实践。

佛陀曾经对人说过,有时候他会去到某个社群,他们奉行各种仪式、仪轨或是知识信仰,他们的目的也是要脱离生死痛苦的循环。

「这就是你的目标?」佛陀问。

「是的。」

「那么给我七日的时间,」佛陀会如此回答:「只要你生命中七天的时间,我不要你成为我的信徒。我对这个不感兴趣。我不要你离开自己的上师。我对此也没有兴趣。我来这里不是要你相信我所说的话。我对这个也没有兴趣。尝试看看有什么成效,就试试看这个方法。」

这就是正法。如果人们相信离苦有道,或听说有方法,然后来学习,就会有成果。这是一套成果导向的技巧。不是说你生前努力,要等到死后才能享受成果。这样就不是正法了。这样就会参杂盲目的信仰在其中,譬如:谁知道呢?死后想必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然而这个不可名之的事情现在就开始发生。 「现在我不断地进步、进步、进步。死后我也会不断地进步。」如果当下没有效果,这就不是正法。

佛陀时代就是这样散布正法的。也是我的法之父所希望的。他说:「你为什么要担心?有许多具备美好波罗蜜的人,分散在印度和世界各地。首先你要在印度开始。你一到那里,人们就会出现。你不需要对他们大声号召:『来吧!来吧!来吧!』他们自然而然就会出现。他们一听到「内观」,心中就会出现感召:『喔,我最好去试试这个法门。』这一定会发生。然后扩及到世界各地。时机已经到了:修得美好波罗蜜的人已降生在这世上。他们会接受正法。同时他们会散布正法。」他是如此的信心十足。

没错,当我回印度时,在短短一个月内就办了一个课程。所以我也深具信心。然而这不代表我们必须等待奇迹的降临。什么都不做,等待奇迹出现;每一个人就会因此改变了。喔,不对不对,众生都要努力。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救赎和解脱而努力。只有在深具信心、了解有正道可解脱时,才会努力不懈。而这条正道绝不是盲目的信念。这条正道极为科学,理性而实际。你在现世的当下就可以受惠。然而首要重点是,众生必须对这个正法具备信心。

所以,我们必须让全世界都知道有这条正道。对身陷痛苦中的人,和想要解脱的人来说,这里有一条道路可走,有一套技巧可遵循。试试看吧。我们并不希望你是因为我们说这是解脱之道而接受。千万不要这样。试试看再说。就像佛陀所说:「给我七天的时间,」我们会说:「给我你生命中的十天时间,去试试看。看看你会不会得到好处。」

如同佛陀所说,我们的重点不在于增加葛印卡的信徒,或是乌巴庆的信徒。这一点意义也没有!数人头一点意义也没有!我们一点也不想让人脱离自己原有的传统。这没有意义!这样我们又会得到什么?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共通的愿望:脱离痛苦。我们就是在协助他们实现这个愿望。「这条道路,如果你觉得这是个好方法,就接受它。如果你觉得没有好处,那就不要接受。试试看吧。」就是这样。我们不是在这里建立一个有组织的宗教。正法与宗教组织大相径庭。正法一但成为组织性的宗教,有组织的宗教会占尽优势,正法就沦丧了。

我们的兴趣不在此。每一个内观的学生都必须知道,要非常谨慎勿让纯净的法沦为组织性的宗教。每一个人都要努力。你努力就会有收获。绝不会像是某位上师所说:「啊,你们是这么的软弱,你们怎能解脱自己?来我这里吧。向我臣服。接受我的庇护。我就会解救你们。解脱之道就在我的锦囊中。我会把它交给你们。」正法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要不然就不是正法了。每一个人都要努力。用正确的方式努力,就有收获。如果你的方式不对,就不会有收获。
因此,最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要知道:「有一个解脱痛苦的方法。」一但愿意尝试,而且真的去做,周遭眼明人就会发现,这个人正在精进的路上迈进。为了这样,需要什么设备,我们能怎么去协助?要怎么样鼓励这个人?就这样,一个人开始竭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别人脱离痛苦。Bahujana-hitaya, bahujana-sukhaya:这就是目的,没有别的。更多人会从正法中得益,得到平静与和谐,得以远离痛苦。就是这样。

我们不应该变成门派信徒。要小心会出现一种危机:未来很可能有内观修行者的儿子或孙子会说:「我是一个vipashyi(暂译内观信徒),因为我出生在内观者的家庭。所以我是内观信徒。」这样一来就会出现一种新的族群,会产生另一种社会阶级。「这是内观信徒的阶级。这些人就是内观信徒派。」这个人既不练习内观、也不知道内观是什么。还自称:「内观信徒!内观信徒!内观信徒!」重大的危机呀。你们一定要小心。除非你们努力精进,否则不会得到任何好处的。要好好努力。「看,我们也在努力精进。你要好好努力。我们也一样努力。」这就是我们报答乌巴庆老师的方式。

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正法曾经失传,不仅在印度,在世界各地都是,即使佛法诸国也不能幸免。现在我们去传授内观,发现当地只剩下内观的名词,纯净的实践方法却没了。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很高兴得以修行内观。

时机已经成熟。内观的方法又开始传播。我们要让它长远地流传下去,利益众生。只有维护法的纯净,才能利益众生。参杂任何其它方法都会丧失效果。如果失去了正法的效能,众生就不会珍惜这套方法,它将再次失传,就像数千年前一样。我们一定要非常小心。

从这位圣者般的老师及他的传承所得到的一切,我们要保持它的纯净:既不多、也不少(Kevalam paripunnam)。它是完整的。全部的正法就在其中。还要增加什么呢?全然的纯净(Kevalam parisuddham)。没有删减;没有任何东西需要删除,只有不净的杂染需要去除。

如果我们可以一代又一代地维护它,在这痛苦的尘世中就会有一大群人离苦得乐。这就是这位圣人的使命,就是他想要的。时机已经到了。内观的时钟已经敲动。在激活的时刻还需要有人扶持。奇迹不会就这样发生的。需要有人让它成真。需要有人维持它的纯净。藉由我们的这个年度会议,这几个重点可说是非常的重要:也就是说,为了表达真正的尊敬,表达我们对乌巴庆老师的感激之情,我们必须在正法之中好好茁壮。否则就无法说服别人,也无法帮助他人。盲人没办法帮助其它的盲人。瘸子无法帮助其它瘸子。我们一定要先锻炼自己,然后再透过各种方法,让处身痛苦之中的人们得到讯息,让他们知道:「啊,那里有一条道路。一条有好成果的道路。」

经过了卅年的努力,成果可说相当的明显。众生都应该知道这个道理,知道一条有好处的道路,没有宗派之分,也不用改信宗教。它是一种内心的运动。当你做身体的运动时,并不需要改信某一宗教。同样的,这种内心的运动,也不需要从原来的组织化宗教转到另一种宗教;并不需要改头换姓。

「生了病的人。需要医药治疗。这就是医药。服了这帖药你就会好。」这讯息必须传播出去。每个参加这聚会的人都应该这样想:「我该如何运用自己的能力,智能,以及力量,将这个讯息传递给更多的人,好让更多的人知道内观正法?」第二:「我该如何帮助想运用这个法门的人?以我的能力,以我的才能,我可以作些什么去帮助更多的人,让他们从中受惠呢?我该做些什么,好让更多的人学到这个方法呢?」第三:「我绝对不能破坏法的纯净,也尽力不让任何人、不鼓励任何人、不支持任何人破坏这方法的纯净。」

这样,我们的聚会就成功了。而且我知道它一定会成功的,对此我毫无怀疑。正法在这里帮助你,而且至今一直都是这样,它会帮助你的。不过,你必须下定决心,想着:「我一定要报答这位圣者。因为他,我才得到正法。」

我们对佛陀有感恩之心:「如果不是佛陀累世修成的波罗蜜,他就不会发现这条殊胜的道路。要不是佛陀发现了这殊胜的法门,我又怎会有缘接触呢?」因此,对佛陀怀着感恩之心;对于保持纯净的传承深怀感激、对保持正法有强烈愿心的乌巴庆老师怀有感恩之心。现在时机已经成熟,正法将会广为流传,而且必会如此。我可以作些什么呢?你又可以作些什么呢?为了圆满达成这个神圣的愿望,我们一定要尽力而为,不光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也是为了众生的利益。世界上有一大群的人正在受苦、受苦、受苦。

愿纯净的法传遍全世界;愿更多受苦的众生可以接触到正法,在生活中运用正法,因而得以解脱,离苦得乐。


中国内观网址:http://www.vipassana.org.cn

ICP05043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