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观网首页

中国内观

 

献给爱法者 寻法者 修法者

 

法岗:银禧纪念


--------------------------------------------------------------------------------------------------------------------------------------

本秋季是法岗十日课程的25周年。内观国际学院于1976年开放给一般大众。葛印卡老师于1976年10月27日至11月7日,主持了法岗的第一个十日课程。参加本次课程的学员有89位,包括38位旧生和51位新生。法岗的启用,标志了传扬正法的关键一步。葛印卡老师早自1969年起,就已经在寺庙、教堂、清真寺、朝圣者休憩所、寺院、学校和酒店等指导过内观课程。这些「吉普赛式营地」(非中心营地),对法的传播是无价的;不过,倘若能有个专门提供内观禅修用功的地方,那显然会更有价值。早在70年代初,当葛印卡老师的学生首次到缅甸访问时,乌巴庆老师就强调过建立中心的重要性。然而,经济问题并非最大的障碍。原因之一是,当佛陀在印度受到崇敬的同时,佛教却广受质疑。若中心的创立,是为了传播佛陀的教学,那么它可能被视为某个宗派的机构,在这种情形之下,其诉求将局限于印度的少数佛教徒。葛印卡老师意识到这种危机,以致他非常强调内观的非宗派性和普遍性。他明确表示,法岗将不属于任何团体的资产,而是为了所有寻求离苦之人的利益。

另一个问题是,印度人并不熟悉纯净布施的系统(捐赠)。在非中心营地,学员必须自付食宿费。这样的系统之并没有什么错,但是葛印卡老师觉得,一个佛法中心,不应该在这种基础上运作。他想起自己恩师的做法。老师规定,「凡我学员,一律免收入学费、学员费或固定的认捐费…。我们只接受那些经内观净化的学员之帮助…。如果能帮助人们获得禅修的成果,如果能够让他们知道他们所获得的成果,全是为了他们当下具体和实质的幸福,那么,你就不能阻止他们为促进佛法而提供小额捐款,以建设更好的设施。」

要建立一个中心,关键不只是找寻一块合适的地以及买地的资金。而是必须有恰当的基础:希望体验并与一切大众分享内观的利益。然而,葛印卡老师相信,佛法能够克服这些障碍。他为了实现恩师建立中心的心愿,而不眠不休地工作,期盼佛法因此不仅可以传扬到全印度,甚至是在全世界传扬开来。许多内观静修者一直都参与这个伟大计划的发展,有成千上万的人,除了来法岗静坐之余,还帮助建立该中心。

愿众生快乐。愿众生平安。愿众生解脱。

愿来自法岗法的恒河,给众生带来快乐,给众生带来祝福。葛印卡老师的印度文唱颂

购买第一块地-BhojrajSancheti

1973年12月,我在家乡附近伊格德布里(Igatpuri)的迪奥拉利(Deolali),参加了第一个内观课程。我发现这个课程蛮困难,但很有收获。在最后一天,我偶然得知葛印卡老师一直在孟买附近找寻一个禅修中心的地点。我心里就升起一个念头:在伊格德布里建立一个中心,是最合适不过了。我盼望不竭的法泉可以来到我居住的城市。我去找葛印卡老师,并请他在课程结束后,于返回孟买途中到我家喝杯茶。我向他保证,不会耽搁他超过5分钟。他必须从迪奥拉利前往孟买,而我家就在途中。我的计划是,一旦他进到我家,就可直接看到一个可成为中心的地点。

起初,葛印卡老师的回答并不太乐观。他问道「如果我得停留在沿途邀请我的每一户人家,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家呢?」不过,他还是很慈悲地接受了我的不速之请,但是他警告我,「可别让5分钟,一拖就变成5小时!」我满心欢喜,到届时为止,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不过我还是会担心计划会失败。因为他坐汽车,而我却得搭公交车或火车,自然会慢很多。我很焦虑,希望能够立刻动身回家,否则葛印卡老师就会在半路超过我。当时正好是午餐时间,我走到餐厅,向载我来十日课程的同修兰希尔梅塔先生告别。他听了我的计划,便伸出援手。他说:「我们先吃午餐,然后再坐我的车子一起赶往伊格德布里。」一切皆如我所愿。当葛印卡老师的车子到达伊格德布里时,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欢迎他。在我家喝茶时,我问他若当下有空,我可以带他到这个镇上附近,看几处可以作为静修中心的地点。经他同意后,我和梅塔先生就和他一起动身去看这些地点。

起初,我带葛印卡老师看的那一二个地点,显然未能令他满意。我请他更明确指出他理想地点的条件。他告诉我,「我要的地点不要在市中心,但也不能离市中心太远;水、电、电话要能容易安排连接,也不能造成访客太多的困难。」我当下就想到带他去看法岗目前的所在地。

当时,这块地尚无正式可以通达的道路,但是梅塔先生却毫不犹豫地驱车前进,在崎岖不平的小路上行驶。当车子前进到不能再前进时,我们就下车。葛印卡仔细端详了所在地的四周,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就确定这就是他梦寐以求之地。法的无价宝石于数千年后,在它的起源之地,找到了一个宝石之柜。当时有人指出,我们站立的山脚下有个火葬场。我担心附近的火葬场,可能会让葛印卡对这个地点改变心意。但他笑着说:「很好!这会在静坐者心中,不断植入对无常的觉知。」

当下,梅塔表示愿意买下这块地捐赠给基金会。在我们离开之前,他已经把所有细节都纪了下来,以便尽快完成交易。这一整个过程,总共花了5个小时;好长的一杯茶时间!葛印卡老师的确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他停留在我家会远远超过5分钟。1973年12月16日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从那时起,我便精进练习内观,并把我所有的空闲时间为法服务,好让更多人可以体验解脱的快乐。

法岗的首次课程

76位旧学员在内观国际学院,参加了历史性的首次4日课程,使这块土地的每一颗粒子都在法中震动。在很短的时间内,内观国际学院进行了广泛的维修,以及所有必要设施的增设,诸如安装照明、临时禅堂、餐饮帐篷和浴室。当然,初期都遇到许多困难,但很快就被克服了。例如管井的钻探,到了最后一刻才发现它是干的,所以该课程的用水都是用卡车送来的。课程在非常热的天气下进行,是个令人筋疲力竭,但又美妙的经验。葛印卡老师几乎全部时间都在禅堂和禅修者静修。在首次集体慈悲观的晚上,葛印卡特别送慈悲观给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所有众生。他宣布从实时起,生活在这片法土的所有生物没有恐惧,因为再也没人会杀害他们,或下令杀害他们。在课程期间,葛印卡老师仔细检查这块土地的每一个角落,并选定了第一批新建物的位置,包括一间厨房和一间宽敞的大厅。为了明确表示法是一种无价的礼物,葛印卡老师宣布了一项有关学院食宿费用的新安排。今后,学员不用再支付食物以及其他的费用,但是,基于造福学院未来学员的利益,他们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和意愿来捐赠。这样,他们在法所得的快乐得以与他人分享,而法轮也得以为众生的利益继续转动。此一决定的目的,是为了消除内观中心所有商业化的形迹。

法岗第一年-加拿大,哈特比尔

「我于1976年10月,法岗正式开幕后没几天来到这里。第一个十日课程正在进行,我要帮忙到下一个课程开始。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刮除新浴室磁砖上的粉饰和清扫围绕和平高原的步道。我被这个地方吓到了。我以为一个崭新的中心,应是一个完全盖好的中心,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个中心对我而言,似乎是一个原始、未完成的建筑工地。有些结构还没完工,四周都是瓦砾碎片。到届时为止,才种了几颗树、垦了几块园地。

「不过,该中心有一种朴实之美。傍晚时分,当葛印卡老师在禅堂(那时位于餐厅旁)用印地语开示时,我会坐在外面观看四周山上的暮色逐渐加深。这是法岗的首次课程,许多人从城里赶来,为的就是要听到开示。大厅已座无虚席。因此,就在外面架起一个扬声器,而地毯也铺到大门前的芒果树下。每天晚上,会有50至100人来坐在那里。他们是很单纯的人,不分男女老幼,穿着传统印度服饰,认真听取葛印卡的话语,如同他们的祖先听取佛的演说那般。之后,他们抱起他们熟睡中的孩子,在黑暗中赶回家。

...6月一到,就带来了雨季。课程结束后,只有少数人留守法岗。几天之内,这块土地像铺了光鲜的绿色地毯,法岗的四周,都有溪流围绕。当时,它对我而言,就是一个真正的和平之岛,笼罩在雾中、与世隔绝。我们这些留守人员,轮流服务和做自修课程。在葛印卡老师的鼓励之下,我们开始学习巴利语,令人很兴奋。我们最后,终于了解到在课程中常听到的唱颂是什么意思。每个周末,葛印卡老师都会来法岗和我们共修。他似乎对我们的进步感到很欣慰。他经常会花上好几小时,向我们解释佛法,或告诉我们他在缅甸所经历的故事。

法岗早期的日子,令我很难忘怀。当时播下的许多种子,来年必会茁壮成长。我每年回到内观国际学院,能够向我描绘当地改变的,想必就是这里的树木了。犹记得1977年雨季的一个早上,办公室外芒果树下堆放了大约100株银橡树苗。如今这些树苗都已长成20英尺高的大树,而且形成了和平高原的边界。还记得当时从大门口到旧平房,沿路的树都没有我肩膀高。也还记得我初来时,中央花园男宿舍之间的缅甸菩提树,是如此柔弱,以致从木桩上垂了下来。现在它的树干,即粗又直、根深、枝叶茂密,形成完美的树荫──这就是法岗成长的可见象征。

法岗的成长

新开张的学院一旦能顺利运作,就能够设想进一步的扩展。第一个得优先考虑的项目,就是改善禅修设施,增加可供学员独自用功的个人关房。有鉴于此,和平高原的禅修宝塔工程,于1978年动工。数十名内观学员,特地从西部赶来法岗参与该项计划。他们常常在窘困的条件下,与印度木匠、泥瓦匠、电工、和一般劳工并肩工作。有了他们的帮助,宝塔第一阶工程得以于1979年3月落成。

初期的内观学员,常常得共享关房,因为宝塔第一阶工程,只盖了32间关房,所以往往一间关房,就得住上六、七个人。

这里每年都在增建更多的关房。1980年,在宝塔旁建了一个大禅堂。同时扩建和改善住宅设施。几年后增建第二禅堂的同时,也在法岗边界广植林木,缔造了一个绿色的环带。原有的大厅已扩建,关房聚落区也多建了6个关房圈。90年代初,建筑物上层建了32间关房,形成一个外圈,作为上部一个较大中空宝塔的基础,而原有的内部宝塔,则保持不变。这个宏伟的缅甸式结构,从第二层关房算起,共有60英尺高。目前宝塔内的关房超过350间,可供700多名以上的学员舒适住宿,法工和厨工的工作区,除了书店,还有木工间及维修办公室等。另有分开的禅堂,可供男学员和女学员十日课程之用,或是同时举办两种不同类型的课程时的备用。原本的多用途大厨房,最初只有二个厨师和用几个锅碗瓢盆,现在则是使用现代化设备,每天可提供超过900人的饮食。

持续的园艺造景、环境美化,以及树木的植种,已经改变了这个地方。现有的树木和灌木成千上万,而未来还会持续种植更多的树木。原本干燥、贫瘠、杂树丛生的山丘,如今已成郁郁葱葱的园林树木和开花灌木,提供各种鸟类食物和栖息,同时提供禅修者遮荫、喜悦和保护。

毗邻内观禅修中心的是内观研究所,于1986年成立,在研究佛陀教学的pariyatti(理论)和paṭipatti(实践)。法岗以东的一片土地,乌巴庆村正在迅速成形,当地的禅修者,将能在一个有利于法的气氛中生活。

法岗以西的法竹林,是第一个专门为长期课程而建的中心。建筑的第二阶段现已完成,有100间个人寮房可用。用功的关房最近才完工,食堂的扩建和厕所也已经完成。最近的20日课程已在新的单位举行;首次综合男女学员的长课程在法竹林举行。一个45天的课程,于2001年7月和8月,首次在法岗之外举行。葛印卡老师有史以来首次要进行的60日课程,将于2002年1月2日在法竹林举行。该课程只开放给老师,以及完成二次45日课程的资深助理老师。然而,关键的发展,并非只见长于砖头砂浆。年复一年,禅修的氛围在法岗不断增强。能够提供学员生活和私人禅修设施的因缘一旦成熟,葛印卡老师就马上在法岗进行30日的课程。那些有机会来到这里的内观学员,都能够在这个条件优越的环境中,密集又认真地静修,因而得以在解脱的路上,向前迈进多几步。如今,这个中心早已成为一个精进实修和体验正法的佳例,支持和启迪着世界各地实践内观的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