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观网首页

中国内观

 

献给爱法者 寻法者 修法者

 

正法路上五十年

葛印卡老师
--------------------------------------------------------------------------------------------------------------------------------------

下文是由葛印卡老师于2005年9月号the Vipasyana Patrika上发表文章的译文。经改编后用于内观通讯。

1955年的9月1日!我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一天!那曾如可怕的诅咒般、无法治愈、令人难以忍受的偏头痛,现在却变成了我的一个福佑。我参加了敬爱的乌巴庆老师的内观禅修课程十天。我曾对课程有强烈的怀疑。然而我还是去参加课程并从中获得了惊人的助益。这是众所周知的。

我对内观的主要疑虑在于它是一个佛教的禅修技巧。如果它导致我背弃了我的印度教该怎么办?如果我变成了一个佛教徒怎么办?如果我离开我的宗教,我一定会走 上歧途变得堕落!尽管我对佛陀有敬意,我对他的教导却只有蔑视!尽管如此我那时还是参加了课程,因为老师说服我在内观课程中,除了戒(sīla, 道德)、定(samādhi, 专注)、慧(paññā, 智慧)外什么也不教。如我一般的印度教徒或其他任何宗教的人怎能拒绝道德、专注与智慧呢?

过着道德的生活,发展对心的控制力并通过发展智慧来净化心 — 任何有理智的人又怎能拒绝这三种教导呢?我想要消除我精神上的不净,如愤怒和自我中心,它们造成了充满压力的生活,也是我偏头痛的根本原因。此外,我出生 的家庭和成长的环境,很重视禁绝不善的行为,实行道德的行为和让心远离负面情绪。因此,当老师强调这就是佛陀教导的,在内观课程中只教导这些,没有别的。 我在某种程度上放下了心,但仍还有些疑虑存在。我决定我在课程中将只练习戒、定、慧,不接受任何其他东西。

我想在佛法中有一些好东西一定是真的,这是为什么它能在如此多的国家,被如此多的人所接受和尊崇。但所有的好元素都取之于吠陀经文。我决定远离其他的东西。

在十日课程结束前,我看到如同老师所说,在课程中除了戒、定、慧外,其他什么也没教。他所说的这个技巧,此时此地就会产生效果,也得到了证实。仅仅 十日的练习就开始清除我精神上的不净。我的压力开始减少,因此,偏头痛得到了治愈。我也永远地从注射吗啡与服用安眠药所引起的痛苦中解脱。每日的内观练习 减弱了我精神上的不净。我的痛苦开始减轻。我在这个技巧中没有找到任何错误,它完全没有任何瑕疵,我在此技巧中看不到任何伤害。它是真正仁善的。

在这第一次课程中,我精神上的探索得到了完全的满足。我发现内观如此纯净,我感到没有必要去其他地方另找一个禅修技巧。为了在内观中进步,我每天早 晚各静坐一小时,并至少每年上一次十日课程。有时,我参加一个月的长课程,这给了我经验层面上更深的理解。我发现内观非常理性、逻辑、实际与科学。其中没 有盲目信仰的空间。没有仅仅因为是我的老师曾如此说,或是佛陀曾如此说,或是三藏经文中曾指出的,就要求相信它。一个人首先在知性层面了解、接着在经验层 面、唯至此时方接受此教导,任何人若没有了解,没有领会,没有实际经验,就不接受。

印度教神智协会(Arya Samaj)让我成为一个理性的思考者,让我远离盲信。光是这已对我产生莫大助益,内观则更加深入。它将我从枯燥知性的哲学思辨与狂热的情感奉献中解脱出 来,而教导我经验真正的灵性。接受任何自身实际经验到的实相,我不断深入,体验到更微细的实相。我不断检验我的心的不净是否在减轻。教法强调在当下的实际 改善吸引了我。我理解如果当下改善了,未来将自动地改善。如果这一生改善了,那来生将自动地改善。我也明了我必须全然地为自心的不净负责。为什么任何外在 的无形的力量要染污我的心?同样地,我必须独自担负起净化我心之责。老师会怀着巨大的慈悲为我们指出道路,但我必须得在这条路上一步一步前行。我摆脱了有 人会来解脱我的妄想。

这个技巧没有教我对其他无形的神和女神产生蔑视或厌恶,反而教导我对他们生出慈悲。「Apni mukti, apne hatha, apna parisrama, apna puruSartha — 我们的解脱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它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勤奋和精进。」这不会造成自我中心,但产生了对我自身责任的谦卑认知,我喜欢这份自我依靠。当我回忆起一首诗中的话语:「Svavalanbana ki eka jhalaka para nyauchavara Kubera ka koSa — 领悟到自我依靠,得以弃绝Kubera(财富之神)的财宝。」我心中充满欣喜。我的生命已得到转化,感觉如获新生。

1954年是佛陀第一个传法时期(sāsanā)2500年的最后一年。在这一年,当我被任命为佛教第六次圣典结集(Chattha Sangayana)期间提供素食的食品组织委员会的一个成员时,我与佛陀的教法首次接触。 1955年是佛陀第二个传法期的第一年。在这一年,我学习了内观。看起来佛陀第二个传法期的第一年是我好运的开始。第一个传法期的最后一年为预示吉祥日出的黎明。正法之旅程五十年,让我的人生饶富意义,有所成就。我感到幸福。

愿将我的余生献给法。

正法路上之旅人 葛印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