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观网首页

中国内观

 

献给爱法者 寻法者 修法者

 

葛印卡老师缅甸宝地之行


--------------------------------------------------------------------------------------------------------------------------------------

2004年11月16日至12月1日,葛印卡老师伉俪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五百四十位学生,在法岗(Dhamma Giri)举行年度教师自修课程中进行共修。一周之后,他们于12月8日起程前往黄金之地缅甸。约四百名内观禅修者有幸跟随老师赴缅甸朝圣;此圣地保存了从发源地印度失传的无上正法。朝圣者分别来自三十三个国家,有着不同的宗教背景:包括印度教、回教、佛教、犹太教、基督教、印度拜火教及耆那教。

当飞机即将降落仰光时,葛印卡老师的唱颂已经隐约可闻:

Jisa dharatī ne janama diyā, usa dharatī ko hama namana karen; jisa dharatī ne dharama diyā, usa dharatī ko hama naman karen…向赋予我生命的土地,向那片土地我致上敬意;向赋予我正法的土地,向那片土地我致上敬意…

12月10日,葛印卡老师在和平塔(Kaba Aye)大石窟(Mahā Pāsāna Cave)举行的世界佛教高峰会上致辞,强调佛陀教法的普世价值,以及佛法如何超越宗教分歧。在历史上,仰光大石窟(Mahā Pāsāna Cave)是佛教第六次圣典结集(Chaṭṭha Saṅgāyana)地点。1954至1956年间,来自全球各地的具智比库僧云集此地,集体诵读了经、律、论三藏全部经文(Tipiṭaka),并进行编辑,保存了经文的原始纯正风貌,然后印刷成缅甸文版本。这个版本,成了印度内观研究所制作佛教第六次圣典结集光盘的基础。

本次朝圣之旅的重点之一,就是前四晚的集体共修,由葛印卡老师伉俪带领大家在仰光大金塔(Shwe Dagon Pagoda)进行内观。

大金塔(Shwe Dagon)是将缅甸与佛陀联系在一起的圣地。佛陀成道之后的第一餐,便是由两位缅甸商人帝波须 (Tapassu)与跋利迦(Bhallika)所供养的缅甸蜜丸。觉者佛陀将自己的八根头发送给两位旅者,这两人便将头发带回缅甸,并供奉在大金塔之内。大金塔对内观禅修者有另一重大意义。当葛印卡老师计划在印度孟买这个人口最多的商业重镇建造一座大佛塔时,便决定了复制尊贵的大金塔。

目前在孟买兴建的内观世界大佛塔,是有史以来最艰巨的建筑之一。大佛塔竣工之后,这座令人惊叹的建筑,将是世上最大的自力支撑穹顶宝塔,楼高三百二 十五尺。大佛塔到底有多壮观呢?其内部可容纳两座罗马圣彼得大教堂。大佛塔的芎顶不用任何梁柱支撑,而是由数万块硕大、个别雕塑的石块砌成,堪称是一项建筑奇迹。这些石块都是由远方的采石场,用大卡车分数千趟运来的。世界大佛塔不仅是一座歌颂过去辉煌的纪念馆,其壮丽外观与规模,也必定会引来注目。大佛塔内的巨大空间更是别具重大的功能:数以千计的禅修者将可在这座法 堂内共修。藉由在这座独特的建筑物内共修,禅修者向所有众生发出一波又一波的纯净心念与慈悲,必定能够利益大众。与此同时,位于塔外的展示场馆将发挥可贵 用途。在这里,社会大众将会获得一些具有真实教育与启发意义的信息,从而了解佛陀的真实事迹与他所教导的正法。在仰光,朝圣团造访了乌巴庆老师(Sayagyi U Ba Khin)设立的国际禅修中心。葛印卡老师最初是在这里学习内观的,他因此将国际禅修中心视为他的第二个出生地;他在这里修习正法,破除无明获得解脱。之 后,朝圣团踏上了另一趟意义深刻的旅程;我们拜访了乌巴庆长老的老师铁吉(Saya Thetgyi)创立的禅修中心,并在那里共修与致敬。朝圣团渡过仰光河之后,来到了一个名为落颇伟吉的小村(Pyawbwegyi)。年轻的乌巴庆曾于 1937年1月,在这里开始学习内观禅修;朝圣团这次更有幸在当年乌巴庆老师禅修的小房间内进行共修。禅修者在仰光法炬(Dhamma Joti)内观禅修中心布施和供养僧团,也在葛印卡老师的宅邸完成了布施与供养。

之后,朝圣团搭乘了由仰光政府安排,开往曼德拉(Mandalay)的专线火车,车程十六小时。翌日,朝圣团到达皎栖(Kyaukse),拜访了韦布尊者(Ven. Webu Sayadaw)的禅修寺院。韦布尊者是内观传承的重要人物。他就是那位赫赫有名、圣人般的出家人;在一次恰似偶然的会面中,敦促乌巴庆老师开始教导内观。自此,乌巴庆老师与韦布尊者的精神默契一直非常深厚。乌巴庆老师,也是在皎栖火车站第一次教导内观禅修,这里的副站长就是他的学生。

我们接着到了蒲甘(Bagan)古都遗迹。那是东南亚最广阔、优美与触目难忘的古迹之一。朝圣团在这片土地上,目睹了数以千计的庄严佛塔,烙印着前 人对佛陀的虔敬。禅修者到了几座主要佛塔参观,并在多处进行共修。他们在辛阿拉汉(法见比库)(Arahant Dhammadassi)的佛寺进行共修,辛阿拉汉(Shin Arahan)对净化僧团与弘扬内观教法起重要作用。他是自佛陀开始传下来的法脉当中重要一员,因为有辛阿拉汉,内观禅修者才得以在现代接受无上正法。

葛印卡老师未能与朝圣团一同前往蒲甘与皎栖。然而,他在曼德拉历史久远的马哈牟尼佛寺(Mahamuni temple)带领集体禅修。这座佛寺对葛印卡老师别具意义。葛印卡老师七岁时,常常跟随挚爱的祖父巴巴(Baba)来这座佛寺。隔天,禅修者造访了曼德拉(Dhamma Maṇḍala) 内观禅修中心。朝圣团满心欢喜地参观了这座华丽的中心,并受到这里的师兄师姐热情款待,大伙温馨相聚。尽管这座中心刚落成不久,设施却已相当完备,有舒适的住宿设施、宽敞的法堂、悉心栽种的花园,以及一座宝塔与禅修关房合一的楼房,更有陡峭的高山作为壮丽的背景衬托。朝圣团有缘再度供养缅甸尊贵的比库僧团。葛印卡老师向缅甸崇高的僧团致谢,感激他们两千多年来将正法的义理与实践方法保存下来。他也感谢缅甸人民持续护持僧团,使僧团能保存正法的纯净。

之后,朝圣团前往王恩佛塔(Kutho Daw Gyi)参观,当年敏东王(King Mindon Min)将七百二十九块刻有完整三藏经文的大理石石版供奉于此。敏东王慷慨护持僧团,并赞助举办1871年历史上佛教第五次圣典结集(Saṅgāyana)。

朝圣团随后前往梦瓦省(Monywa),造访梦瓦须丹辟佛塔(Monywa Sudaungpyi Pagoda)。在佛塔与关房合一的楼房里,曾经举办过多项内观课程,每天都有禅修者在这里进行共修。当地的禅修者更为朝圣团安排了午餐。梦瓦内观禅修基金会已觅得土地,准备兴建一所新的内观禅修中心。葛印卡老师将中心命名为「正法知识的旗帜」(Dhamma Ñāṇadhaja),以尊崇那那他亚(Ñāṇadhaja)比库,亦即众所周知的雷迪大师(Ledi Sayadaw)。

朝圣团用完午餐后,到了雷迪大师经常禅修的石洞参观。雷迪大师是一位崇高的学者僧人,又是葛印卡老师的师祖,能在他经常禅修的石洞中禅修片刻,对于 朝圣团来说,是这趟缅甸正法之旅的一个高潮。雷迪大师是现代内观修行指导者繁星当中,最光芒灿烂的一颗明星。由于雷迪大师的慈悲,正法之门得以向在家人敞 开。他不仅亲自指导在家人修行,还指定了身为在家居士的铁吉老师(Saya Thetgyi)传授内观。

乌巴庆老师向雷迪大师的大弟子铁吉老师学习内观。乌巴庆老师有项正法的宏愿,那就是将内观传回发祥地印度。他的弟子葛印卡,将实践此宏愿视为终身志业。这次缅甸朝圣之旅,有两百位印度禅修者参加,足以证明内观已在印度扎下坚实的根基。「缅甸」一词,在众多印度语言中,称之为「大梵天之地」(Brahmadesh),意为存在的最高层次。因为众高僧对无上正法的护卫,内观禅修者对这片黄金之地,更是崇敬倍至。

启迪人心的朝圣之旅结束后,大多数的禅修者已于12月20日离开了缅甸。

而葛印卡老师则留在缅甸,与多位尊贵的比库、学者、旧识及禅修者会面。他亦与当地的助理老师、老师与理事商讨缅甸的内观禅修活动。葛印卡老师在法炬(Dhamma Joti)内观禅修中心带领共修,并对该中心的未来发展作出指示。他在缅甸逗留期间,将大部分时间用于写作介绍《吉祥经》(Mangala Sutta)所述的首二种吉祥(maṅgalas)。这本名为「亲近智慧者有大利益」(Sangat Sajjana kī Bhali)的小册子行将付梓,并预计于2005年3月供禅修者阅读。

缅甸僧团人数最多。这些模范比库严守佛陀制定的戒律(Vinaya)。男子要满二十岁方可受戒成为比库(bhikkhu)。未满二十岁者,则为沙马内拉(sāmaṇera)。在缅甸的寺院里,住着几千名七岁到十九岁的沙马内拉,他们在此学习佛法。根据佛陀制订的规则,男子只能在父母同意下,方可披剃为沙马内拉或比库。

最近,好些年轻沙马内拉也修习了儿童观息法课程。葛印卡老师于12月30日,在法炬(Dhamma Joti)内观禅修中心特地教导了观息法,共两百六十九位沙马内拉参加了此课程。看到这么多七至十六岁的年轻沙马内拉在法堂精进禅修,实在令人感到极为欣慰。

葛印卡老师告诉这群年轻的修行人,悉达多太子也曾于七岁时修习观息法。修苦行的悉达多太子发现,别的禅定修行方法,包括最极端的苦行,都不能根除痛苦。

年轻的太子后来回想起自己孩提时代,当他的随从都去了参加当地节庆,他就在一株大树下练习观察呼吸。这种修行经验令太子得到无比祥和及快乐。于是, 悉达多太子放弃了两种极端的修行方式(即极度苦行及纵情欲乐),改从观察自然呼吸入手,从而踏上了解脱之路。观察呼吸引领悉达多修习内观,最终获得解脱。 因此,观息法对修行佛陀教导的「正定」(sammā-sāmādhi)有重大的意义。

葛印卡老师也讲述佛陀之子拉胡喇的故事。罗侯罗也是在七岁受戒为沙马内拉,而其他小男孩如勒瓦达(Revata)、西瓦利(Sivali)与庞帝达(Pandita),也是在七岁或八岁受戒,后来都成了圣者阿拉汉(arahant)。

在座的沙马内拉都受到葛印卡老师极大启发。许多位沙马内拉在课程之后来信,说明他们要长大成为品行端正的出家人,不断精进禅修,以后可以弘扬正法,利益众生。

葛印卡老师在缅甸逗留的初期,因健康关系,不能接受邀请公开发表演讲。庆幸的是,他的健康后来逐渐舒缓,于是便于1月19日接受了邀请,在仰光大学举行演讲。第一天的演讲,会场座无虚席,某些听众不得已坐在走廊上,或干脆站在会场外听讲。主办机构因此敦请葛印卡老师在接下来的两天,举行两场额外的演讲。听众除了内观禅修者之外,还包括大学学生与教职员。葛印卡老师向他们解释,内观禅修课程教授的内容,以及佛陀为何将观察呼吸视为修习正定的重要工具, 而观察感受(vedanā),则为对智慧(paññā)的开展,并且说明这个范畴是何其重要。

1月26、27及28日,葛印卡老师在仰光的阿毗达摩学会(Abhidhamma Society)又举行了三场公开演讲。他在第一场演讲中谈了戒律(sīla) 的持守。按照佛陀所说,坚持道德操守,并不是为了迎合社会规范,避免社会的谴责或受政府处罚;也不仅作为社会大众互相期许的行为模式,使彼此有义务遵守。 走在正法道上的人,都了解持戒是何等重要,了解到每当人们做出不合乎道德的口语或肢体动作时,就会造成心的污染并产生痛苦。这是从亲身体验而了悟到的。禅 修者明白不善(不道德)的行为源于污染的心。

Manopubbaṅgamā dhammā, manoseṭṭhā manomayā; manasā ce paduṭṭhena, bhāsati vā karoti vā; tato naṃ dukkhamanveti, cakkaṃva vahato padaṃ. 心先于一切现象;心是主宰;一切现象皆由心造。若言谈举止出于不凈之心,则痛苦亦步亦趋,如车轮紧随于拖车牲口足后。

葛印卡老师进一步解释,不善的行为所带起的痛苦并非只是一次。佛陀说痛苦紧随,就像车轮紧跟在拉车的牛身后一样。这是因为无明使得从事不善行为的习性不断加强。

我们了解,善的(合乎道德)行源自清净之心。

Manopubbaṅgamā dhammā, manoseṭṭhā manomayā; manasā ce pasannena, bhāsati vā karoti vā; tato naṃ sukhamanveti, chāyāva anapāyinī. 心先于一切现象; 心是主宰;一切现象皆由心造。 若言谈举止出于清净之心,则快乐如影随形,须臾不离。

这是因为养成了善行(kusala)的习惯,而这些善行使人快乐安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