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观网首页

中国内观

 

献给爱法者 寻法者 修法者

 

法境朝圣之旅

葛印卡老师讲
--------------------------------------------------------------------------------------------------------------------------------------

本文为葛印卡老师与超过七百五十位来自各国的禅修者参访缅甸之后所写

我尊敬的乌巴庆老师,曾殷切地希望缅甸能够以无价之宝「内观」回报印度,将它传回到二千多年前的发源地。他深信,印度有许多人,已经累积了广大的巴拉密,得以全心投入修习此内观法门,并共同将它传遍全世界。他也深信世界各地有许多人,已累积了足够的巴拉密,正等待着此法宝的降临;他们会感到修习内观是极大的福报,并贡献所能广为传扬此法门。这些事都已发生了,乌巴庆老师的法愿正在圆满中。

就在千禧年之初、乌巴庆长老百年纪念来临前,我心里也萌起一个心愿:印度禅修者,也该向缅甸致意,感谢缅甸把内观法门传回这个国度,让印度及全球成千上万修行内观的人一起受惠。为了圆满这个愿,我们规划了一趟缅甸法境朝圣之旅。虽然公告的时间短促,我们原预期会有二百到二百五十位来自印度及海外内观禅修者参与,然而令人惊喜的是,包括来自五大洲卅二个国家,共七百五十位禅修者来到了仰光;许多人在参加仰光Dhamma Joti内观禅修中心的国际会议之后,便踏上朝圣之旅。

尽管主办单位尽了最大的努力提供适当的设施,朝圣者仍须面对艰辛的旅程。然而,这些法子女们总是面带笑容,从心底对我的祖国缅甸致以虔敬的态度;这些景象,令我看了深受感动。

自古以来,缅甸以及各国人们,皆前往保留了佛陀教法的印度朝圣;但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上百来自印度及世界各国的人士前赴缅甸朝圣。

朝圣者和众多当地的法兄弟姊妹们,齐聚于Dhamma Joti 内观中心一同禅修。这个内观大家族也聚集在苏达岗大佛塔(Shwedagon pagoda)─缅甸最大、最神圣、供奉佛陀发舍利的大佛塔禅修。因管理单位和理事们的亲切特准,我们于朝圣期间得以在平常不对外开放的清晨与夜晚时段进入大佛塔。禅修者在座落于仰光北部的国际禅修中心(International Meditation Centre)静坐;这是我于乌巴庆老师膝下学习内观的地方。我们感激那里的指导老师─我的法兄弟U Tin Yi及Sayama师母给予大家的欢迎。

朝圣者的另一目的地是仰光河对岸的Dalla村,那儿仍存在第一位在家居士铁吉(Saya Thetgyi)内观指导老师所设立的禅修中心。离开仰光,前往着名的缅甸大金石山Kyaiktiyo Hill,佛塔就矗立在山峰峭崖边缘的一块大平衡石之上。大伙儿努力越过山崖后,所有疲惫即在禅坐于当地满溢纯净正法波动中消弭于无形。

朝圣团继续北上至曼德勒(Mandalay),分别在Dhamma Maṇḍapa内观中心和Mahamuni佛塔禅修。之后又走访了内观禅修盛行已好几世纪的Sagaing Hills,并在法兄弟Sithagu Sayadaw Nyanissara的僧院受到仁慈款待。

雷迪大师(Ledi Sayadaw)是当代复兴和传扬内观法门的主要人物,因此朝圣团也参访了与其相关的几处地点,包括位于孟瓦省(Monywa)近郊的雷迪村,雷迪大师在此出生与教导正法,也参观了他曾禅坐过的山洞。此外,亦走访位于皎栖(Kyaukse)的韦布尊者(Webu Sayadaw)修道禅寺。韦布尊者是近年来倍受尊重的禅师,乌巴庆老师曾深受其鼓励及啓发。

少数朝圣者甚至远赴摩谷(Mogok)的两处内观中心Dhamma Ratana和Dhamma Makuta禅修。他们在这个以红宝石闻名的城市,体验了法宝的无尽光辉。当回程往南时,途经佛塔林立的古都蒲甘(Pagan),让他们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虽然旅途辛劳,但所有的人都愉悦地回到仰光。此后,我就不时收到朝圣者捎来的回音,诉说他们朝圣之旅的愉快经历。见到这么多人为我的祖国所吸引,真是令我高兴。他们的话语,唤起了我生命中一个重要的事件。

当我1969年来到印度开始教导内观,缅甸政府便慈悲地发给我一本护照,这在当时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我因此能够在印度举办第一次的内观课程,参与者包括了我的父母。正法的恒河之流,便由此开始流向整个国度。

从第一年开始,就有许多外国人士来与印度人一起参加内观课程。他们参加完课程之后,邀请我前去协助他们的家人、朋友等,因他们无法前来印度以致无法自此殊胜法门获益。他们的此举,恰好回应了乌巴庆老师的心愿。但我却无法允诺其请求,因缅甸政府所发给我的护照仅供旅行到印度,无法至其他国家。我曾寻求前往其他国家的加签许可,然碍于法令无法核签我的申请。

最后,我发了一个法愿:倘若我在印度为法服务满十年后,这个法令依然没有改变,我将申请入籍印度,以持印度护照前往其他国家教导内观。十年过去了,我取得印度公民权及印度护照,从此可以为法周游海外他国。

至此,我才知悉缅甸政府拒发入境签证给那些原本持缅甸护照出国,之后又改变国籍的人士。这个消息令我极其悲恸。我不希望自己被拒进入祖国。另一方面,传布正法的重大使命频频召唤,因此,我必需放弃我亲爱的、孕育我的祖国公民权。我安慰自己,或许这就是法的安排;如此内观发祥地的印度以及保育国缅甸,都将因内观传布至全世界而增光。这就是当时所发生的事。

尽管如此,我的脑海里,依旧频频萌起回归祖国的念头。我想要会见我的法兄弟和高僧们,以便获得更多的法知识和力量。我也相信缅甸政府迟早都会准许我回到祖国,因为它知道我改变国籍只是为了弘扬正法,而非为任何个人、政治、或商业上的利益。正法传扬,不但增加印度的声誉,也增加缅甸的。迟早我一定有机会重返祖国。

正法真是有力量。机会果然来临了。缅甸政府邀请我到缅甸与当地的高僧们谈谈我的正法工作,我无限欢欣地回到祖国。我谦卑地在曼德拉和仰光的Pariyatti僧伽大学演说。当地比库众均十分认同我所教导的法─仅是纯净的正法别无其他。于我而言,这次回到缅甸,让我无比的欢欣,纯然是因为得以回到离开阔别了二十二载的母国。我的祖国不只一次,而是二次地生育了我!第一次是自娘胎出生,第二次则是在我尊贵的老师膝下学习内观,突破了无明之盖!

当我一踏上这片土地,就感觉到自己回到母亲的怀抱。环境的氛围,充满着正法的波动,我承接到无限正法的加持。很高兴见到了我的法兄弟U Tin Yi, U Ba Pho和U Ko Lay;而且非常有幸拜会了明昆比库(Venerable Mingun Sayadaw)并接受了他的祝福和指导。之后,每当我回想起在缅甸摄受正法之波的经验及加持,我会将之归因于个人受祖国吸引的一种自然摄受力,以及我久别回乡的喜悦。而这次朝圣,我的法子女们也有着相同的经历;他们巩固了我的信念─我的祖国,充满着正法的慈波,它给予任何前往当地的禅修者无限的喜悦。

我感觉祖国的人民亲切善良,然而这是因为他们对我的友善让我产生偏见吗?我想不是吧。在这次的朝圣之旅,所有的参与者都有同感。缅甸──这个正法之国,无论是都会乡村,人民都是那么祥和单纯,处于任何境况都很知足。一位英国的法子女捎来的书信说,「一月份缅甸之旅对我而言,真是特别…我想缅甸的人民属全世界最亲切、最友善和最谦虚的人们。」

一位印度朝圣者写道,「这次的旅程,好比天界之旅…整个缅甸,正法遍处示现,人们是那么的纯真祥和。我们在印度,甚至无法想像有如此的人民。」

听到他人对自己的祖国和同胞有如此的赞美,有谁不为之动容!当听到朝圣者对缅甸人民的评语,我的心充满欢喜。

缅甸这片被祝福的土地,二千多年来它保存了内观技巧最纯净的面貌。我们感恩泰国、斯里兰卡、柬埔寨、寮国和缅甸这五个国家,他们保存了佛陀的语录。但其中只有缅甸,保存了有益的内观修行技巧。倘若这个国家的僧伽比库未曾延续修行内观法门,那么今天整个世界想要寻求此修行法门的人们,将会处于一片黑暗。

感恩印度,这片内观发祥之地;感恩缅甸,让纯净之法重见天日,让纯净之法传布全世界,并让全世界受苦受难的人们踏上这条幸福之道。

赐予我生命的国度,

赐予我正法的国度,

啊~,我永难忘怀!

缅甸,这充满祝福之地。

葛印卡敬颂